動員令籌備手冊(公海版)

22:30, Thursday, 14 2018 June UTC

眾所週知,最近兩年的中文維基百科動員令主要是本人籌辦的。但是以後一個人獨攬籌辦權,不把機會讓給其他仁人志士,似乎並不適合。所以我會講述一下籌備動員令的時候,甚麼時候應該做甚麼事情,以及各項程序、規矩的來龍去脈。但是我會分開免費版和收費版,免得某些「膠人」(最近幾年特別多)濫用這玩意兒,把這東西化為自己「攪攪震,冇幫襯」的工具。

概要
動員令籌備討論一般在3月底、4月初的時候於動員令討論頁召開。頭一個月主要是社群醞釀動員令細節的時間,然後5月底、6月初就要做出最後決定(可按情況決定是否延長討論)。這些細節往往包括:

  1. 主題
  2. 舉行時間
  3. 主持人選舉
  4. 評分制度
  5. 美術

原則上,動員令應在夏季(7月至9月)舉行,方便學生黨參與(大陸不放聖誕假期,春假則是大家[回鄉]探親的時節,也不適合)。其餘幾項細節,則視乎社群討論結果,再做決定;由於歷史原因,制定不同細節的準繩,以至於各項表決的目的,也不盡相同。不過有一項大原則是:入選的主題、主持人和設計方案必須得到廣泛的社群認可。

其餘細節請參閱收費版。

收費辦法
管理員免費;其他編輯要收費,而且必須得到本人的同意,才可以存取。交了錢,但是被我拒絕申請,手續費絕不退還。

如何恢復Bounz

10:30, Sunday, 30 2017 July UTC

我參加過三個網誌,當中兩個是獨力支撐的(包括這裏),還有一個比較特別,是多人合撰的。這個博客就是Bounz了。想當年我們無所不談(當時我還不至於現在那麼成熟),交通、政治、資訊科技、文藝、生活,無所不談。在中文維基人的圈子裏也成為一時佳話。
最近朋友貌似在商量共撰政論網站的事宜,我就提出了一個建議:重建Bounz。

  • 域名:由於我不是這個網誌的管理員,所以本來的Bounz應該就沒辦法起死回生了,不過博客域名應該很容易找到,所以覓地重建倒是說難不難(只是「自由世界」的伺服器會好些)。
  • 人事:只要找到有意編寫網誌的同仁,設定某些基本的行為守則(見附錄一),然後這個網誌就可以運作了。我不想幹邀請的苦差,主要是人家願意,自己幫忙。
  • 範疇:這個網誌不一定是純粹的政論網站,討論範圍還包括交通、資訊科技、文藝、生活、旅遊、科普、史地、軍事等等。至於可不可以寫粗口、發美女圖,大家可以商量下。提出這個想法是為了分散風險,一個純政論網站,除非有大金主保護,否則是很難維持下去的。不想寫政論文是可以的。不過有營養的帖子,總比高糖份的帖子好。
  • 語言:書寫語言應該以中文、英文優先。是否引入方言內容、外文內容可以商量(不過總之要有人懂,比如栢栢爾文或者教會斯拉夫文,這裏幾乎沒人看得懂的,就不要了。PS. 這兩款文字看起來頗恐怖——快逃)。
  • 版權:所有內容都應該以自由版權條款(比如共享創意3.0)發佈。當然涉及敏感內容,可以選擇保留版權。

大家接受不接受,就看大家了。

香城維基館鬩牆始末(轉載)

10:30, Sunday, 14 2017 May UTC

月前,余為文一篇,述香城維基館其人其事,頗受好評。近有後進「三六〇〇」另加申論,記維基館鬩牆之實,且以此為誡。市巷嘖嘖稱奇。得其同意,現轉述如下。

和諧三年,香城生員始商維基館籌建事宜。五年,建維基館,請花旗國維基會許可。建館功臣有二:一曰普魯而,一曰士釗域,俱於四年登科,任有秩。二人素有嫌隙,遂成釁事之兆。

初普魯而既操有會盟之實力,亦握有館務之利權。維基館建立之初,任總裁者另有其人;適彼掛冠告隱,故有奪位之戰,而普魯而勝之。有蒙士釗域信任者應舉,惟普魯而率眾表拒,使之落第。至此士釗域因故去職。

普魯而既有大權,始逐士釗域黨人。士釗域本有出山之意,迨七年,無心戀戰,收山告退。

九年,普魯而與黨人盟,改會盟之事為定制,一月一度。要義有二:一,士釗域黨人不得聚於中堂,衹限於耳室玩樂,亦不得妄議館務。普魯而黨人反之。二、維基館中樞准於中堂偏坐一隅,兼以佛冷塞夷語作論。是年,始乞納貢之事。越明年,維基會准其所請。

慶豐元年,維基會移師香城,萬國來朝,無不褒獎會、館之能事。館人聚集市肆,徵募鄉勇,亦一呼百應。惜館人無甚收益,亦告疲竭,卒之相繼掛官,另謀高就。(譬於,館人先立邦人論壇,又立奇趣錄、自繇新聞、軌路訊息[日本人出雲君與同好所設者也]等報館)維基館經營日艱,月要歲會無從稽考,維基館見之,不悅,五年,終明令破毀維基館。至是,新科進士鮮見香城子弟。館人已無復歸之意,然士釗域黨人之中,仍有貢獻之心。

論曰:「鬩牆之時,普魯而黨雄辯滔滔,且握輿論之利,亦行壟斷之實,使黨人出使朝貢,並與外邦纂官交好,故戰無不勝也。釁事起,使臣、纂官日加猜忌,迄至今日。

香港社群怎麼了?

10:30, Wednesday, 08 2017 February UTC

2016年9月撰寫,本應獲得香港社群認可。2017年2月,事態已有顯著變化,故增加後語。

在《亞太地區維基社群的現況》系列裏面,我已經講過會另外開文講述香港維基社群的現況。維基百科的開山祖師衛詹寶曾經說過香港社群是世界上最年輕的一個維基人社群(到目前還是),而筆者也在今年年初維基百科建站15週年香港慶祝活動上表示過香港維基社群是一個朝氣勃勃的社群。不過香港社群是不是充滿生機呢?我們在這兒就看一下。

人員組成
香港維基人大致上可以分為兩類:一、外展團隊;二、基層編輯。外展團隊的內核主要是比我資歷更高的香港維基人,而且外展工作的推行也是以香港維基媒體協會(下稱香港分會)的名義進行的。香港分會近年來最矚目的就是大專教育專案,然後就是零散的數次編輯聚。反而基層編輯並沒有一個緊密的組織,所以可以叫他們做「散打維基人」。上至Clithering的英聯邦/香港人物系列,下至Carrotkit的高加索/中國外交系列,這些人在維基百科也是貢獻良多。香港分會會長Rover曾經提到,這些人的特性是「宅」,他們不很願意參加社群活動,更遑論參加分會。由於香港只有700萬人口,而且商業掛帥,這會阻礙到香港編輯人數的擴張。

社群組織與活動
照道理,香港分會是一個代表香港維基人的社群組織。香港分會是基金會承認的分會,而且也已經在公司註冊處註冊,但是由於法規所限,分會最多只能容納100個會員,而實際上每年參加週年大會的會員也只有大概10人。相比起台灣分會,香港分會在招募新成員這方面更不活躍,在外展這方面也沒有台灣分會那麼主動,網頁還曾經出岔,所幸現在已經恢復。目前香港維基社群唯一一個公開的定期社群活動,就是每個月(理論上)舉行一次的定期聚會,雖然每次只是在香港島舉行聚會,欠缺靈活,但是問題是九龍、新界聚會場地難找,也只能這樣做了。在之前,分會也曾經辦過不定期的主題編輯聚,大學外展活動,以及維基愛古蹟活動。分會已經承諾會對亞洲月活動投放更大的支援,這次我們會製作相關的紀念品。由於撥款申請那邊由Addis處理,所以我們並不需要擔心關於經費的問題。

外展團隊和基層編輯的關係
在香港,目前基層編輯和外展團隊的關係比較微妙。這並不是一時三刻的事情;總的來說基層編輯和外展團隊在多數時間都是「河水不犯井水」多於「打成一片」的。也就是說,基層編輯和外展團隊很少聯合起來,大致上都是各行其是,互不干預。這具體表現在基層編輯很多時並不參與外展活動,而外展團隊現階段通常也不會參與(至少中文版的)大規模內容編修。分會基本上由外展團隊掌舵也是(但是這並不奇怪,最近我看到報導是說某某分會的理事會清一色不是基層編輯)。造成這個現象的主要原因大概有兩種:一、早期的基層編輯與外展團隊不和,二、「散打維基人」拒絕/不願意參加社群活動(例如Carrotkit就曾經這樣說過)。雖然近年來外展團隊對基層編輯已經沒那麼敵視,甚至准許我主持亞洲月活動(但只限條目審核),但是始終成效很有限。

未來展望
2006年香港分會成立時,分會是維基媒體基金會唯一一種認可的社群組織,不過後來基金會也認可了其他的社群組織方式,例如用戶組。在運作上用戶組可能會比分會靈活(例如不需要政府註冊,在財政上的要求也相較寬鬆)。近期分會的一些小問題還是可以解決的,我認為如果現狀不變的話,分會不論是否更改組織形式,就算面臨財政困難,也會有能力承辦成本較低的社群推廣活動(例如聚會和亞洲月活動),然而分會長遠而言有需要引入新力量,避免分會變成「元老俱樂部」或者出現人才凋零的情況。但是香港局勢似有暗湧,這就不到我們控制,而分會能不能夠撐住這些政治風波,也不在預測範圍中。

(PS. 由於分會會長Rover要我把之前談話的細節保密,所以在這兒我沒有把話說完。)


後語
2016年9月以後香港社群的情況已經和以前大有不同。分會停辦定期聚會,也無跡象顯示聚會將會復辦。雖然分會已經藉由Addis的幫助得到亞洲月活動所需的資金,但是分會並不願意選用新題材,反而是吃老本——2013年「維基愛古蹟」活動的優勝作品。加上重要人物(包括外展推手Venus)的離職,看似分會已經不復昔日的鬥志。

後來我總算找到病根了——基金會早在9月就已經警告,如果分會不在11月前呈交本來應該在年初遞交的活動報告、財政報告,就會撤銷對分會的承認。最近社群討論到是否繼續承認若干分會的問題,其中香港分會被列入高危名單,果然到了發文的這一天,基金會正式撤銷了對香港分會的承認。分會已經振作無望,我認為按照「有能者」居之的原則,分會一定會被新一代組建的用戶組取代。然而另起爐灶,也不是優差。我將來有機會的話,會說說自己對未來港澳用戶組的一些構想。

我不是分會會員,而且這篇文章是斷斷續續的寫完的,所以可能會出現一些事實錯誤和前後矛盾。如果看到的話,請不吝賜正,

Part I cont.)

South Korea
A (South) Korean user group is established in 2014, their representative participated in the Wikimedia Conference for the first time this year. I met with the group’s key figure in Wikimania 2013, but forgot what we’ve talked about. The South Korean representative in WMCON16 said that the group has tried to hold meet-ups, but only a few people join these events. I do not know what’s happening in the Korean Wikipedia.

Macau
There was a chapter in Macau, but since the Chinese Wikimedia Conference 2009 was held in Macau, it is disorganised and stagnated, facing threats from the WMF to revoke its recognition regarding the chapter. There was three outstanding Wikipedians from Macau, but among them only one is still there, as well as another Macanese Wikipedian who is interested in ACG and with fewer experiences. The user was the judge of the Campaign (動員令, or directly transliterated as dongyuanling as Addis did), an annual writing contest in the Chinese Wikipedia. Unfortunately there’re also some “playgroundists" (Taiwan is plagued by the same problem), they only do what they want to do without taking responsibility, without considerations of if it’s feasible and if we need it. When something is done against them they may act badly. I consider them as users lacking commitment, thus I think there’ll be no bad consequences even if the regional conference exclude them.

Malaysia
Wikipedians’ population in Malaysia is sparse, and is seen in Chinese and English Wikipedia. In English Wikipedia I often saw users writing good articles about towns in Malaysia. Wikipedia meet-ups is hardly seen in Malaysia, due to internal security laws. Malay Wikipedia is not developed well, sometimes we may jeered at their FA and said that they are poorer than articles appeared on the DYK column in the Chinese Wikipedia (though our mentor has warned us not to do so).

New Zealand
According to Andrew there’re only two proactive Wikipedians in New Zealand.

The Philippines
Both a chapter and a user group is found in the Philippines, the reason of this is the user group is a splinter group – the leader was a member of the chapter but expelled later, then he set up a user group. Both groups have their contributions: What the chapter concerned are the Asian Month, regional co-operation, improvement of Net service and the Wikipedia Zero project. The user group focused on building of Wikipedia communities for regional languages and photo contests. English is one of the main languages in the Philippines, Filipino users in English Wikipedia maintained a noticeboard (Tambayan Philippines) there. The population is forgotten, I seldom saw that they nominate good article candidates about their country.

Singapore
Singapore share a same situation as Malaysia. Sparse Wikipedian population, hard to organise meet-ups, not to mention a user group and a chapter. In the English Wikipedia there’re less than ten active contributors from S’pore (excl. those came from overseas), who maintain a noticeboard as what’s being done by their Filipino counterparts (but at last I’ve to do what they ‘ld have done). They have the passion to edit and improve articles about their homeland, at best making them good articles. There was a Singaporean editor in the Chinese Wikipedia, he has the virtue of being straightforward to remonstrate, but he left last year for maybe exams or National Service. What a pity. Due to the ISA some fear the trouble to hold a meet-up in S’pore, that’s the reason why Wikipedia meet-ups are not frequently seen; the last one is held last year and I attended, the first one after several seven or eight years. No cops encountered. Minutes is recorded, in this meet-up we proposed a regional strategy of Wikimedia in Southeast Asia, set up a user group and push forward outreach activities of Wikipedia (which is already undergoing.)

Thailand
There’s a user group in Thailand. A co-sponsor of the Asian Month, it also engaged in Educational Outreach Programme. In Thai Wikipedia a writing contest similar to the Campaign is hold every year, the featured articles there is also but than their Malay counterparts. I don’t know much about it beyond what’s written above.

Vietnam
Neither user groups nor chapter are found in Vietnam, maybe this is due to the political system there. Vietnamese Wikipedia is an active site though – to Chinese Wikipedians we know that they celebrated the achievement for having a million articles with the help of a a bot, they can write articles well, like those on Vietnamese Catholic priests. Once I even saw that a good article written by me long ago is translated into Vietnamese. No regular meet-ups. PS. I met with Asaf, the WMF staff who looked after Global South in Wikimania 2013, he said that Vietnam has its potential, but due to socio-political reasons photographs are the priority. I didn’t follow up this later.

Others
Laos is yet to develop a Wikipedia community, that’s more an economic problem than a political problem. A Lao user advocated for the overthrow of the Lao PDR and the revival of the monarchy signed on the ESEA meet-up page on meta. No censorships should be done there, but I think we should be careful on this as the socialists ruling Laos can just learn from Peking and block Wikipedia at worst. North Koreans, except those with privileges, can only use the intranet system even if they can use a computer, so we can assume that there’re no Wikipedians there. No informations is given for Mongolia, Papua New Guinea, Brunei and East Timor.

Due to insufficient data and assistance, this essay is probably messy, it’s happy if mistakes can be pointed out.

(This is translated from the Chinese version on the same blog which are published earlier. Sorry for grammatical mistakes. Feel free to point out mistakes, I’ll fix it.)

Recently Addis, a mainland Chinese Wikimedian resided in the USA, as well as Taiwanese Wikimedians Liang and Reke attended the Wikimedia Conference 2016 in Berlin, held talks with Asian Wikimedians from Indonesia, Korea, Thailand etc., and talked about WAM, Seasonal Newsletter and ESEA Conference with them. I’m particularly interested in Regional Conference (not for covert form of travel), as it is helpful for Wikimedians from the Asia Pacific region to share experience on community affairs, to complement each other and to plan for regional projects (due to time difference and differences in working hours there may be difficulties for Wikimedians from every country/region to discuss it online.) With the Wikimania reform, it may become an event to hold between two Wikimanias.

From what they discussed it should be a conference with 30-50 attendees with a scope as follow:

  • WMTW, WMID and WMPH (WMHK & WMMO is stagnated, so is excluded)
  • Usergroups in mainland China, South Korea, Thailand, Japan and the Philippines
  • Grassroot editors from Hong Kong, Macau, Vietnam, Cambodia, Myanmar, Malaysia and Singapore

Later they discussed with Ellie, the event manager of WMF. She suggested to extend the scope to Oceania.

People are essential for a conference. So please let me to introduce what’s going on about Wikimedians across the Asia Pacific region (except Hong Kong, which I’ll explain in another post later).

Pacific Islands
The representative of WMAU, Andrew, said to Liang and Reke that he can’t see any Wikipedian communities taking root in island nations of Oceania due to poor network services there.

Australia
Australia is the only Oceanian state with a Wikimedia chapter by Apr 2016. There’s a vital community, meetups are held quite frequently. From Andrew I know that Australia Wikimedians can be divided geographically as those from the East (like Melbourne) and those from WA (Perth). Perth community once bid for Wikimania 2017, but the WMF gifted the holding rights to Montreal. There’s a possibility that the chapter will be divided as two local usergroups (though from experiences abroad local chapters can co-exist with national chapters).

Cambodia
I once met with Vantharith, a Khmer Wikipedian in Wikimania 2013. We talked about what happened in the Cambodian community. What I wrote on FB was:

Here is Vantharith Oum, the Cambodian Wikipedian I met after the Wikimedia Asia meeting on Aug. 10th. He is also the man-in-charge of the Khmer Wikipedia Official Blog. On the meetup day, we walked together and talked about the situation of Khmer Wikipedia: The Cambodian Wiki-community is comparatively small, as there are not too many people in Cambodia (I think the geographic-economic situation in Cambodia can be another cause of the situation). We exchanged our Facebook a day after, and the picture is taken at that day.

Later developments is unknown to me due to language barriers, but I once called for importation of the Khmer version of the book The Customs of Cambodia (though I don’t know how it went on). They participated in discussions on ESEA meetup last year.

Myanmar
I met with Burmese Wikipedian Mg Sun on the same occasion and talked with him about what’s happening in the Burmese community. What I wrote on FB was:

Most of the Wikipedians in Myanmar are from Yangon or Mandalay. Some are from Naypyitaw, which is having the best Net service in the state. The most controversial articles in Burmese Wikipedia are about the former military junta, but they will not argue with this. Instead, they will set down the controversy by discussion – they have connections with each other.

By then the USDP was still the ruling party. Since then there are Wikimedia meetups in Myanmar, but what happened later is also unknown due to language barriers.

Taiwan
Taiwan has a Wikimedia chapter which is the only functioning chapter in East Asia. It once faced crisis after Wikimania 2007, but revived later and launched a project named Wikiseeds of Taiwan Knowledge. With the project the chapter imported a Taiwanese Hokkien dictionary, held several Wikipedia meetups for women and took photos of new legislators in Taiwan. There’re media coverages on it – once I read an interview with Reke on a Taiwanese newspaper in a community library. So we can say that this is useful in promotion and building of Wikimedia projects. There’re also Wikimedia communities in some counties/cities of Taiwan, like Kaohsiung, Taichung, and more recently Hsinchu. Taichung Wikipedians’ attempt to hold collaborative meetups (different from editathon), and attempts to push forward projects on hydroelectricity and spoken articles by their Hsinchu counterparts are interesting. At present Taiwanese Wikipedians maintained a Facebook group (I thought that it is comprised of the good, bad and ugly), some others are on IRC chatrooms.

mainland China
There’s a user group in mainland China, which Addis proposed to set up in Wikimania 2013. Before that Addis already secured funds from the WMF to make use of social networking sites for promotion of Wikipedia in mainland China. (Though the Weibo account is now stagnated, and the twitter account is flooded with main page contents.) The user group also organised activities like a photography contest called “Run Run Shaw Hall besides you", “Wiki Love Monuments" campaign, “Youdao Babel Translation Project" and the Asian Month. Some still require fundings from the WMF, though in a far smaller amount, if compared with their Far East counterparts (check it in Meta). But it still trigger controversies in the Teahouse of the Chinese Wikipedia, even if those complaints are groundless.

Outside the group there’re plenty of Wikipedians stationed in QQ, a popular instant chat software in mainland China. Members in QQ chatrooms bear the word “Wikipedia" are not necessarily Wikipedians, Wikipedia users inside are not completely in a loose relationship, some can be grouped by their clear and staunch stand and belief. Those chatrooms are also comprised of the good, bad and ugly, but besides the bad, there’re still outstanding editors and sysops rising from this poor environment.

Peking now has Wikipedia blocked, though Wikipedians in mainland China can still work there with their own way of access. Both the user group and Wikipedians using QQ hold community events, but not on a regular basis. Both groups are said having a bitter moment, which I’m sorry that no investigation reporting can be provided.

Indonesia
There’s a Wikimedia chapter in Indonesia, in recent years they focused on cultural preservation (like book digitalization), development of small-scale communities for Wikipedia in Indonesian regional languages and interactions with Wikidata developers’ community. They are pioneers in co-operation between regional Wikimedia communities, once invited Liang to visit Indonesia and their chapter, and initiated proposal for a regional conference. (For this part I’m not confident on what I’ve written.) Wikimedians’ activities in Indonesia is vital, in Indonesian Wikipedia they have a good practice by putting informations on meet-ups and current theme of weekly collaboration project to the main page. Unlike Hong Kong, this may prevent a rift between grassroot editors and outreach team to come into being. But some complained the edition review process there is keep delaying, stopping newcomers from having amendments done to articles.

Japan
There’s a user group in Kansai area (Osaka, Kyoto, etc.) of Japan. Wikipedians in Japan are proactive, they held activities like a meeting with Lila Tretikov and WP15 celebrations. They co-sponsored the Asian Month too (I once received a postcard from them!) Japanese Wikipedia just passed the milestone of having a million articles. One of my colleagues said that they have better articles focused on Western history, geography and academic theories than Chinese Wikipedia. Even that’s being said almost a decade ago, now I still consider this claim valid .

(To be continued…)

(續上篇

南韓
南韓在2014年成立了用戶組,今年他們的代表是第一次參加維基媒體會議。用戶組的領軍人物我在2013年香港年會的時候見過,不過我已經忘了當時我們談了些甚麼。參加今年維基媒體會議的南韓用戶組代表說南韓有維基聚會,不過參加人數少。韓文版社群的狀況不了解。

澳門
澳門本來設有維基媒體協會,不過自從2009年澳門舉辦中文維基年會後,組織渙散,活動沈寂,更有可能被基金會取消承認。本來澳門有三個傑出維基人,不過現在他們當中只有一個繼續活躍(他擁有管理員身分),另外還有一個後期崛起,對ACG有興趣的澳門維基人,他曾經主持過幾年前的動員令。另外還有些遊樂場主義者(台灣維基人當中也有這些人),不過這些人隨心所欲、不負責任,不管是否需要,不管是否可行,毫無身為維基人的使命感,別人「阻着自己玩」就一副不爽的嘴臉,區域會議少了他們也沒痛癢。

馬來西亞
馬來西亞有零星的維基人,有的活躍於中文版,也有的活躍於英文版,在英文版有用戶經常編寫關於馬來西亞城鎮的優良條目。由於馬來西亞的內部安全法例比較嚴格,所以一直以來在馬來西亞籌辦維基聚會會比較困難。馬來文版社群不很茁壯,甚至他們的特色條目連中文版的DYK水準也不如(雖然已經有前輩警告我別去取笑他們)。

紐西蘭
Andrew說紐西蘭只有兩個活躍的維基百科編輯。

菲律賓
菲律賓設有維基媒體協會和用戶組,之所以會出現這兩個社群組織是因為兩者之間的矛盾:用戶組的領軍人物本來是分會的成員,不過後來因故被分會除名,然後另起爐灶,結果就形成了這個局面。分會和用戶組各有各的貢獻:分會協辦過亞洲月,和台灣、印尼分會都致力於推動區域維基社群合作,也曾經推動過互聯網基建和存取體制的改善和菲律賓的維基百科零計劃。而用戶組則在推動本地小語種社群發展和舉行地方攝影比賽盡了一份力(關於攝影比賽,其實這有助於填補關於這些城市的照片在維基共享資源的缺口)。由於英文是菲律賓主要的語言之一,所以菲律賓維基人在英文維基百科有自己的布告板,當地活躍維基人人數忘了,有時我也看到那兒有維基人編寫菲律賓相關的優良條目,不過頻率並不高。

新加坡
新加坡的情況和馬來西亞挺類似的。有零星活躍的維基人,不過卻難以組織聚會和結社。英文版大概有少於10個活躍的新加坡維基人(旅居新加坡的國外維基人除外),和菲律賓一樣他們有自己的維基人佈告版(不過最後要我這個過江龍把他們那份也幹了),都很熱衷於編輯,而且積極於提升本地相關的內容,令這些條目成為優良條目。在中文版本來也有一個,他是挺有諍友風範的,不過大概一年前就走了,這可能是因為準備考試或者服役,這確實可惜。由於新加坡有《內安法令》,所以當地有的維基人恐怕舉辦聚會會引來麻煩(雖然上次我去新加坡維基聚會並沒有遇到警察),因此聚會並不頻繁。上一次聚會的紀錄可以在這兒翻查,當時我們說要制定維基百科在東南亞的發展策略,建立維基用戶組,以及推動教育外展。

泰國
泰國設有用戶組,協辦過亞洲月,也曾經舉辦過與教育外展有關的活動。泰文版社群每年都會舉辦一個類似動員令的條目競賽,用戶組也會幫忙。除此之外我對泰國社群就不太了解,除了知道他們的優特條目沒有馬來文版這樣不濟。

越南
政治體制所限,目前越南維基百科尚未建立用戶組或分會,不過在線上他們有一個很活躍的社群——雖然在中文版我們都知道他們的條目是靠刷出來的,不過其實他們編寫過很多出色的內容,比如越南歷史人物,越南天主教等等,甚至我還看過那兒有維基人翻譯自己編寫的優良條目。然而他們的聚會並不頻繁。此外在2013年香港年會的時候我曾經見過在基金會負責Global South事務的Asaf演講,他說越南是他們有意開拓的市場,不過由於政治因素他們會先從圖片下手,不過事情最後如何我就沒繼續看下去了。

其他
老撾目前並沒有活躍的維基社群,這可能是由於經濟因素,和政治無關。在區域會議專頁上簽字的老撾維基人是反政府的(他要求推翻現在的老撾人民革命黨政府,恢復君主制),不過我覺得雖然維基百科不應該搞政治審查,不過在這個問題上是要謹慎處理的,搞不好老撾只要跟中國大陸偷師就可以封鎖維基百科了。北朝鮮人就算能用電腦也只能用內聯網(有特權者除外),所以可以推斷那兒沒有維基社群。蒙古、巴布亞新畿內亞、汶萊、東帝汶資料從缺。

由於資料不足,人脈不足,寫出來一團亂,希望各位不吝賜正。

最近旅居美國的中國大陸維基人Addis和台灣維基人上官、Reke都來到柏林參加2016年維基媒體會議,和印尼、韓國、泰國等地亞太維基人會晤,並討論了亞洲月、區域季刊、區域會議等區域社群合作的事宜。其中我對區域會議特別有興趣(這並不是為了變相旅遊),因為這有助於亞太各地維基人交流各自社群的經營經驗,互補長短,有助於籌劃地區事務(由於時差的關係並不是所有地區的維基人都可以在同一個時間段舉行網上討論),而且維基年會改革方案推行在即,屆時區域會議會在兩屆維基年會之中舉行。

他們談論到會議的人數可以限制在30-50人,也談到會議的範圍。按照當時的討論,這包括:

  • 台灣、印尼、菲律賓分會(香港和澳門分會業務停滯,故作罷)
  • 中國大陸、韓國、泰國、日本、菲律賓的用戶組
  • 香港、澳門、越南、柬埔寨、緬甸、馬來西亞、新加坡的基層編輯

後來他們也和基金會的活動經理Ellie討論過,Ellie建議把會議的範圍擴大到大洋洲各國。

舉行會議,沒人是不行的。所以我們要先了解亞太區的社群現況(香港社群的現況另文敘述)。

太平洋島國
根據澳洲分會代表Andrew跟上官、Reke的討論,太平洋島國網絡服務不穩定,因此他看不到維基社群在當地落地生根。

澳洲
澳洲是截至2016年4月為止大洋洲唯一一個設有維基媒體協會的國家,有活躍的社群,聚會活動算是頻繁。根據Andrew的敘述,澳洲目前可以分為兩大社群(墨爾本等東岸城市、珀斯一帶;其中珀斯社群曾經申辦2017年維基年會,不過基金會已經把年會的主辦權私相授受給了滿地可),將來分會可能要分家,變成兩大地方用戶組(不過參考國外的案例,地方分會和國家分會是可以並存的)。

柬埔寨
2013年維基年會期間我曾經和柬埔寨維基人Vantharith見面,討論了柬埔寨社群的狀況。我的面書:

我在8月10日亞洲維基人聚會之後認識的柬埔寨維基人 Vantharith Oum。他同時是高棉文維基百科官方網誌的主理人。當日我們一路走一路聊,談及高棉文維基百科的現況:由於柬埔寨人口不算多,柬埔寨的維基人社群規模小,高棉文維基百科的活躍編者人數只有10人左右(個人推測,柬埔寨的地域經濟狀況也是這個現象的成因)。我們在一天後交換了Facebook,我為他拍下這幅照片。

之後由於語言不通,他們的狀況我就不很了解,不過我曾經協助他們推動維基文庫上錄入《真臘風土記》高棉文版文本(最後有沒有成事其實我也不知道)。去年年底他們也有參加關於區域會議的面書討論。

緬甸
我也在2013年維基年會上見過緬甸維基人Mg Sun,我跟他討論了當時緬甸社群的狀況。當時我在面書寫過:

緬甸的維基人多來自仰光和曼德勒,也有的來自內比都(他說內比都的互聯網服務是全國最好的)。至於其他地區,由於經濟和電網問題,而沒有維基人。緬甸文維基百科最具爭議性的條目和以前的軍政府有關,但是他們不會為了條目的編修問題爭吵,而是會透過溝通、討論的方式,調解爭議——畢竟緬甸維基人之間也有聯絡辦法。

當時執政的仍然是鞏發黨政府。年會後頭一兩年我記得緬甸社群還是有活動的,不過後來緬甸文維基社群的狀況就不清楚了,這還是語言不通的問題。

台灣
台灣設有維基媒體協會,這個分會也是東亞唯一一個現存且活躍的分會。2007年台北維基年會閉幕後,台灣分會一度面臨危機,然而分會後來浴火重生,更成功推進了台灣知識種子計劃,當中有台語辭典、薇姬的房間、給立委拍照等等子項目,吸引了傳媒的注意,有次我到社區圖書館看台灣報紙,甚至還看到Reke兄的專訪,大概這些項目都有助於推廣、建設維基媒體計劃吧。另外台灣部分縣市也有自己的維基社群,比如早年的高雄、台中,以至於近期表現亮眼的新竹,其中我認為台中社群早前的Wiki協作聚和新竹社群的水電專案、有聲條目專案都算是有趣的嘗試。目前台灣維基人主要是藉助面書群組聯繫(覺得這個群組是有點龍蛇混雜啊),也有的駐紮在IRC。(利申:這個部份我當着上官班門弄斧,請勿恥笑)

中國大陸
中國大陸設有維基媒體用戶組,這個用戶組是在2013年香港維基年會上由Addis等人倡議成立,此前他就已經成功申請過基金會的一筆撥款,推動中文社群使用中國大陸的社交媒體網站推廣維基百科(不過根據我的觀察,現在微博帳號基本上已經停擺,推特帳號也只是首頁欄目內容的滾動更新)。用戶組成立過後,又曾經舉行過「身邊的逸夫樓」、「維基愛古蹟」、「有道巴別塔」等專案,也協助籌辦了亞洲月,不過當中部分項目要尋求基金會撥款。雖然在亞太區社群組織當中中國用戶組拿的錢遠比印尼、南韓和菲律賓的社群組織少(大家可以到元維基比較一下菲律賓、南韓、印尼、香港和中國大陸分會/用戶組提出的專案預算),不過這筆撥款在中文版的互助客棧曾經引起不小的爭議,就算這是空穴來風也好。

在用戶組以外,也有一些長年駐紮在QQ的維基人,雖然在那兒打着維基旗幟的群組並不盡是維基人。這群人不能籠統歸類為散打,那兒部分人是有鮮明、堅定的立場和信仰的。那些群組確實夠龍蛇混雜的,不過壞分子就別提了,QQ這盤渾水裏面還是出了十幾位優秀編輯和幾位管理員。

雖然目前北京當局封鎖了維基百科,不過他們都能夠以「自己的方式」到維基百科繼續工作。社群活動方面,用戶組和QQ幫都有舉行,不過不算頻繁。據說部分QQ幫維基人和用戶組之間有一種劇烈的矛盾,箇中內情我不方便寫出來。(台灣分會會刊的寫法是:「值得注意的是,有多位知名活躍維基人的城市上海並未列名於中國使用者群組之中。有傳言認為,這是因為上海的維基人與中國使用者群組的核心成員不合。」,雖然我上次跟上官說過所謂「上海幫」只是子虛烏有。)

印尼
印尼設有維基媒體協會,近年印尼分會做了很多跟文化保育相關的工作(例如翻印古書),推動了巽他語等地區小語種社群的發展,也積極跟維基數據社群交流。印尼分會也是推動區域維基社群合作的先驅,之前就曾經請上官到印尼跟印尼分會交流,並且提出了舉行區域會議的構思。(這個部分特別怕寫錯,所以只寫了這麼多。)在線上印尼文社群還算是活躍吧,我覺得他們有一個地方做得很好,就是他們會把每週協作項目和聚會資訊張貼到首頁,這樣可能就不會像香港這樣,出現基層編輯和外展團隊的斷層。不過有社群成員投訴印尼文版的版本審核機制拖拖拉拉,這是阻礙新人修訂維基百科內容的因素。

日本
在線上日文社群相當活躍,DYK天天換畫,不久之前他們還突破了條目數百萬大關,不過據國外維基人所言,由於日本網絡界生態所限,日文社群的線下活動好像並不熱熾——至少那裏有沒有足夠的人力物力舉辦一場維基年會是個問題。然而日本的關西地方設有用戶組。近年日本社群舉行過「與Lila Tretikov(前基金會執行總監)對話」、WP15紀念會等活動,關西用戶組也是亞洲月協辦單位之一(我還收到他們寄來的明信片)。香港維基人Clithering君很久之前已經講過:中文版的關於歐美史地、學理的條目比日文版遜色。我認為他的言論到現在仍然適用。

(未完待續)

關於維基百科的歪歌

15:12, Thursday, 28 2016 January UTC

英文版積累了不少和維基百科有關的歪歌,大家可以到這個頁面找找。現在中文版維基百科也有對應的版本了。我們在IRC少壯派後花園瘋狂喧嘩亂唱歌的時候,把國共雙方的愛國歌曲,還有一些別的歌曲篡改了一番(PS. 沒有對民族革命和民族英雄的不敬之意):

維基主義好
維基主義好,維基主義好。維基主義百科用戶地位高。抄襲派被打倒,審查主義夾著尾巴逃跑了。世界人民大團結,掀起了維基主義建設高潮,建設高潮!

衛詹寶紀念歌
Jimbo Wales,你是人類的救星,你是世界的偉人。Jimbo Wales,你是自由的燈塔,你是知識的長城。內除奸佞,外抗強鄰,為正義而反度,圖維基之復興。Jimbo Wales,你不朽的精神,永遠指導我們:反度必勝,維基必成。

維基紅(第一句)
維基紅,太陽升,維基出了個Jimbo Wales,他為人民謀幸福,他是人民大救星。

維基戰歌
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防火牆,保和平,衛百科,就是保家鄉,維基好兒女,齊心團結緊,抗度援維,打敗百度野心狼。

維基人民解放軍軍歌(歌詞曾被改動)
我們的隊伍向太陽,腳踏着維基的大地,背負着人民的希望,我們是一支不可戰勝的力量。我們是人民的子弟,我們是知識的武裝,從不畏懼,絕不屈服,英勇戰鬥,直到把百度消滅乾淨,Jimbo Wales的旗幟高高飄揚!聽,風在呼嘯軍號響!聽,自由歌聲多嘹亮!同志們,整齊步伐,奔向自由的戰場!同志們,整齊步伐,奔赴維基的邊疆!向前!向前!我們的隊伍向太陽,向最後的勝利,向網絡的解放!

學習XX好榜樣
學習XX好榜樣,忠於維基背叛黨,首頁只屬於XX,廢寢忘食鬥志強,廢寢忘食鬥志強!!!
(膽敢懷疑者,重唱無限次。為避免秋後算帳,原文內容已稍作屏蔽。)

讓我們蕩起雙槳
讓我們蕩起雙槳,小藍桌推開波浪。海面倒映着美麗的白塔,四周環繞着綠樹紅牆。小藍桌輕輕飄蕩在水中,迎面吹來了涼爽的風。(感謝白磷補充)

金坷垃
金坷垃金坷垃金金,中文維基不發達,必須要用金坷垃!
金坷垃金坷垃金金,日文維基不發達,必須要用金坷垃!
小鬼子不傻,對英文危害大,金坷垃絕不能給他,
中文維基不發達,我們支援他金坷垃別想啦。
維基有了金坷垃,一袋能頂兩袋灑!
維基有了金坷垃,條目日產兩萬八!
金坷垃不流失,不蒸發浪費,
沒有金坷垃,誰會去寫啦?
金坷垃,金坷垃垃,金坷垃,金坷垃,
維基的條目,再也不用進口啦!
金坷垃,金坷垃垃,金坷垃,金坷垃,
肥料摻了金坷垃,能吸收兩米下的氮磷鉀。
金坷垃垃,金坷垃垃,金坷垃,金坷垃,
金坷垃,不流失、不蒸發、零浪費!
金坷垃垃,金坷垃垃,金坷垃,金坷垃,
維基有了金坷垃,世界條目都漲價!
我要金坷垃,我要金坷垃!

黑雲壓城

14:56, Tuesday, 28 2015 April UTC

(國曆四七一二年三月十一日/西曆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九日更正)

很久沒在這裏寫過(關於維基百科的)文章了。我這次就不嘮叨,直接入題。

某人自從投身維基編輯行列到現在,也已經是六年光景了。他自稱日本人,不過有前輩說他其實是台灣人,到底真相如何?我不知道。在中文版裏面,他和其他編輯的關係一向不好。首先他自稱琉球人,結果被細心的同工(可能是Ws227君)識破;然後他借用戶頁攻訐別人,結果和管理的同工交惡;再來他就和另一位編輯(利申:這位編輯和我有聯繫)換票,結果被可畏的前輩揭穿。凡此種種,恕不盡錄,那位前輩都已經寫過一篇專文講過,我就不多講了。

專文發佈後,過了一年,這個人又復出,這次他寫了一篇歌曲條目,提到我的「認識世界計畫」那裏,申請參加計劃。我認為他的條目不夠格,予以否決,然後他當然是不服氣,然後大家就吵了起來,我當時還蠢得要把某些對他的評語收回;最後這人更轉移視線,為自己的條目辯護之餘還要誣告我操守不正,聲言退出計劃(不過後來書生也以同一個理由把這個條目給刪了,總算間接給我討回公道)。我就這樣和這個人結怨的。近日此人又回來了,一來到就上我茶寮找我不是,說甚麼我加入跨語言連結的做法不好,還誣稱我不懂新加坡國情,亂翻譯「新加坡歷史」模板。第一個指控,他所謂的「跨語言連結」就是綠連,這人也曾經把跨語言連結改成紅連,本質上就沒甚麼不同。第二個指控,就這樣自辯吧:

有一次無意看到天下雜誌,說新加坡的某一個地鐵站因為居民支持反對黨,站名忘了,所以該站未被開放。可以增加內容嗎?

我三年多之前寫過一篇講新加坡地鐵車站的條目,送去同行評審;上面的意見就是這個人提出的。他提到的波東巴西地鐵站是東北地鐵綫一個沿線車站,在2003年東北地鐵綫通車的時候就已經開幕了。這樣道聽途說的東西也能相信,真不知道這三年多以來,他對新加坡國情的了解增進了多少。而且,他單從我的行為則一口咬定我不識新加坡國情,這樣做對我來說無異於極其嚴重的侮辱。

然後就發生了昨天的事。首先,條目內容缺略,正確的做法是自己動手把這篇條目修理,而不是刪除,這樣提刪一定會給K到滿頭包(結果我說中了,他失敗了)。說實話,不要說Owennson君的外交條目,就算是Billytanghh君的外交條目,也存在着同樣的問題。Carrotkit君的條目稍微好了點兒,不過還可以更充實——以〈中寮關係〉為例,就只是對老撾(寮國)政權易手以前北京與王國政府和巴特寮兩派的交往和其後人民革命黨政府親越排華的事跡輕描淡寫而已。但是,即使我看不順眼,也不會做出這樣搞笑的舉措。這個人還聲稱「最近有很多中國外交的條目,經過調查大多出自一人之手,他的編寫水平實在不忍直視。」把這個問題推卸到當中一個人身上,是有欠公允的,要罵就應該罵上面這兩三個(上面三位對不起,要你們受委屈)。他還說要「加強愛國意識的宣傳」,試圖衝擊「中立的觀點」方針,更間接向Owennson君嗆聲「不想丟飯碗就好好看着」,且不管他是不擅辭令還是有意為之,看來Owennson君已經有些許不安了,到現在這人還說要和Owennson君「和解」。這個人日後如何,不便論斷,不過他的動向,我認為,是值得整個社群的仁人志士去關注的。

上維基闢謠,應講求方法

13:32, Friday, 24 2015 April UTC

前總統府副祕書長羅智強於4月21日投書《聯合報》,提供反擊網路謠言的兩個建議,其中把維基百科列為澄清謠言的重要據點。這建議不無道理,但若如該文所言「就算因此打起編輯戰,也不能鬆手」,恐怕只會導致自己在維基的帳號遭到封禁,失去編輯權限及澄清機會,同時條目內文恢復原狀,完全沒有闢謠作用。

如何闢謠,我們一樣提出兩個建議,請各維基傳記條目的主角參考:

一、不可刪除有文獻引據的內容,但可以引用文獻,增添有助澄清實情的敘述。維基百科有強大的版本備份功能,單純刪除現有內容不但容易被視為破壞者而遭到處罰,同時他人仍有機會看到原本的謠言,且依然不知實情為何。不如保留謠言,但增添其他文獻來澄清事實,較為有效。

二、若發現其他帳號不認同你的編輯,請先向對方溝通、再向社群求助,切不可打編輯戰。若條目主角在不溝通的情況下,反覆將文章改回自己堅持的版本,一樣可能被維基社群視為破壞者。正確的作法是留言給持反對意見的帳號,詢問他反對的原因。若對方的理由合理,則可在重新增添闢謠文字時改變敘述文字,修正原有的問題;若對方不回應或所持理由無理,可點網站左側的「互助客棧」,留言要求社群協助處理。

網路已形同一個社會,有其獨特的運作規則。謠言受害者應儘量先了解規則後,循正確的方式解決。否則達不到闢謠效果,又更添「婉君」心中負面形象,就得不償失了。

(本文原於22日投書《聯合報》,希望透過同一平臺能達成對話效果,期間為尊重報社機制,無法公開發表。唯24日已收到報社不予刊登通知,在此公開,以供大眾了解。)

那些年,我們一起幫忙的沈佳宜

14:50, Saturday, 21 2015 March UTC

昨天自由時報登出一則消息:〈陳妍希請求當回沈佳宜 婉君高效率〉,大意是說陳妍希希望她在維基百科上的照片,是以「沈佳宜」造型出現,網友於是高效率的上傳了照片。

很溫馨吧,可惜萬惡維基人又來啦,這張照片缺少了版權證明,很可能過幾天就要被刪除,陳妍希的沈佳宜夢可能也拜拜惹。

俗話說得好:「人正真好」「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我們就教一下「稀飯」(陳妍「希」的「fan」)們,怎麼在維基上留下美美的馬尾女神倩影吧!

先了解規則:

1.維基百科上的圖片,應該以自由版權的圖片為主。
2.劇照的版權多半是屬於電影製作公司的,是否要成為自由版權照片得要公司說了算。
3.婉君自己拍的照片版權是拍照者的,拍照者自己上傳維基就表示他想要授權給大家用。

所以稀飯們,還有未來有換照片要求的名人們,你們有兩種方法。

1.找一張自己拍的、從來沒公開過,而且是你滿意的照片,上傳維基共享資源,然後就可以大大方方用在維基百科了。(所以要請陳妍希再次打扮成沈佳宜,然後自拍或找個稀飯幫忙拍了,上傳,一切搞定)
2.寫信給電影公司(或是真正有劇照版權的人或組織),請他們跟維基的OTRS小組聯絡,證明他們同意把這張劇照贈送給維基百科,詳細流程請看這一頁的說明。

一起來幫幫沈佳宜吧!

維基技能(WikiSkills)主要受歐盟執委會的終生學習計畫所支持。官方網站(英文)

(編按:此文原為英文,是四天前在維基媒體基金會部落格上的文章"WikiSkills helps teachers use Wikipedia in their courses",未來本部落格將不定期翻譯世界各地的維基相關發展資料。)


「維基技能(WikiSkills)」是歐盟執委會終生學習計畫(Lifelong Learning Programme)的一部分,此課程的設立目的是為了要教老師們如何在教育現場使用像維基這樣的協作工具。瑞典的維基媒體分會「Wikimedia Sverige」是維基技能課程的八個合作組織之一。維基技能這個專案即將在今年十二月結束,我們想要趁這個機會分享在維基技能課程中五位瑞典教師的經驗。作為瑞典分會的一份子,我認為讓維基百科融合進教育之中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


今年春天,瑞典維基媒體分會總共開設了三次課程,每次歷時兩天。課程 安排上,有依照所在城市規模的大小作了在地化。這三個城市從北到南在瑞典依序為謝萊夫特奧(Skellefteå)、斯德哥爾摩、以及賀爾辛堡(Helsingborg)。課程主要由廣而深的從維基(wikis)這個概念的的介紹到維基百科的介紹。


總共有23位興奮的參與者這三堂課程,他們主要包含高中職教師、師資培訓員、社區大學(folk high schools)或空中大學(UR)的專案負責人、輔導長者使用電腦技能的組織「SeniorNet」的輔導員、以及來自環保組織的創設者與傳播員(communicator)。身為課程的帶領者,我們積極的試著讓所有的參與者與講師產生對話。參與者應當在課程開始前、進行的中間積極的參與、也期待他們課後能夠繼續貢獻。


我們首先維基百科相關的課前作業開始,因為維基百科是能夠展現一個維基軟體維基協作專案如何互動的極佳範例。這些課前作業是在實體課程開始的一星期之前指派的,以利參與者能夠快速進入狀況。課程的第一天,講師先帶著參與者一同了解維基的基礎概念與維基百科。接下來,參與者開始用他們自己覺得適合的呈現方式來展示他們課前作業的成果;講師則藉著講授、引導參與者討論、回應參與者的想法與發現等方式,來介紹「維基」的概念與維基百科。


接下來,我們試著結合參與者使用維基的各種期待。課程第二天,我們引導了許多關於「如何在教育現場使用維基」的討論與發想。參與者分組進行研究並於結束時分享對他們授課學生可能使用的教案。在課程之中,他們也實際編寫了維基百科(包含用戶頁以及其他的條目)還有維基技能的課程網站(包含用戶頁、課堂單元、教學情境以及討論頁等條目)。

課程的參與者Sten Sundin在瑞典維基分會對他學校課程的回饋部落格文中,這麼說道:「過去十年來,維基百科對我的意義重大。我參加維基技能課程後深受鼓舞。在參加完這堂課程以及一杯維基咖啡下肚後,我現在已經是瑞典維基媒體分會的一員,並開始參加年度聚會。」


課程中,有些單元十分完整。但也有一些單元,參與者耗用了很多時間在搜尋對他們來說重要的維基相關問題的答案。在每堂課後,我們邀請參與者繼續與我們聯絡並持續引導他們。在實體課程之前,參與者必須要說明他們對課程的期待,而載客後也必須填寫回饋問卷。整體而言,參與者大多都從未編輯過任何的維基平台、或是參與維基媒體基金會的專案項目。在上完課之後,參與者大多都表示會繼續編輯維基媒體的專案,他們也會開始在教育現場使用維基或是維基媒體的計畫。儘管聽起來令人興奮,但可能不用太過相信。


參與者到底學到了什麼?在下文中我們將會從幾位參與教師的訪談中釐清。

課程參與者Sten Sundin


Sten Sundin是達拉那大學教授聲音與音樂製作的教師,他參與了在斯德哥爾摩的課程。Sten現在正在尋找貢獻維基百科與維基媒體的好方法(也許他會試著上傳一些音效資料)。他的聯絡方式:ssn@du.se


「這堂課讓增進了我寫維基百科的動機和靈感。」Sten說道。「我以前並不知道維基百科有許多討論的機會。我看到在討論頁中使用者態度並沒有(像一般網站討論區中)太過互別苗頭的感覺。使用者們試著彼此協助。如果我能夠在做志工時,一方面學得新知、一方面也跟別人共同合作的話,這會變得更好玩。」

Sten也覺得維基百科在老師之中獲得了更多的認同,近五年來人們已經越來越能體會維基百科的價值所在。有這麼一句話:維基百科除了驚喜之外並不完美(Wikipedia is not perfect but fantastic)。他不斷精進關於維基百科的知識,他也掌握了「撰寫條目的實務與技術面技巧,以及關於條目品質上有哪些要注意的重點、在某些議題上面哪些才是重點...我是正面的看待人們使用維基百科作為研究工具。批判性的思考以及查核參考來源當然是很重要的事情。常常看到有仁討論是否能夠使用維基百科作為參考來源,我都會跟學生說維基百科會是個很好的起點,但他們不應該就此而滿足。」

Sten現在也對MediaWiki的標記語言更加熟練了。「向報紙投書或是更新臉書訊息可比寫MediaWiki的標記語言容易,」他說道。「我們曾經想要在達拉那大學(Dalarna University)使用MediaWiki,不過最後我們決定仍維持使用MindTouch這個維基引擎,原因是考量到部分護理學程的學生對電腦的經驗不多,他們可能不容易上手MediaWiki,」Sten寫道。「我正在試著簡化作業,讓學生能夠在真正重要的東西(像是進行文學研究)付出更多時間。」

儘管有上述的顧慮,Sten也允許學生使用MediaWiki,因為這樣一來學生們將能夠更容易參與維基百科或其他維基媒體項目。(維基媒體基金會已經積極的開發新型的視覺化編輯器,使用「所見即所得」的概念,希望讓許多視維基語法為畏途的新手編輯能夠在維基百科上輕鬆編輯。現在維基媒體基金會的努力也有一點成果了。)

Sten的學生現在使用維基來列出作業任務,因為維基提供了大學生很好的學習機會,或可說是「同儕學習(peer learning)」。另外,因為Sten有許多教學是透過遠端完成的,他表示:「在第一堂課開始之前,先跟學生使用網路社群溝通頗具價值。不過現在我面臨的一項挑戰,就是去思考如何將我給學生進行的維基式作業轉化成更接近維基百科的形式。可是如果我在我的教學中增加了維基百科的元素,我是否必須要刪除其他元素呢?」

因為融合維基百科的教學是更全面的...Sten權衡了利弊得失...「應該還是值得將維基百科融入教學的。學生應該要具備能夠在維基百科討論頁上回應批評的能力。另外從我的出身作為音效與音樂製作的教師背景,我能夠幫助為機共享資源與維基百科帶進一些東西,像是透過音效的錄製來讓一些概念或條目能夠更具體的呈現出來。我們老師們都讓學生透過口說或書寫的形式報告。我現在更開放允許學生們能夠用更寬廣的報告形式,諸如使用維基平台或者是用圖像或音效來報告。

教育上使用維基有哪些阻礙呢?「我有些同事並不想用維基來教學。他們想要用最簡單的方式,或是他們最習慣的方式來教書。他們覺得使用維基需要花更多時間準備。在教育界,維基不像是其他學習社群所具備的,維基並沒有足夠的支持志工。在學習社群中,有許多其他人能夠確認參與者都有被納入。但在維基上,我必須自己建立許多頁面來讓學生編寫自己的作業項目、建立作業進度時程、把去年的資料歸檔。也就是說我得建立幾十個頁面,而這些頁面的排版與內部連結工作頗為龐雜。」他說道。

他也表示管理連結並不輕鬆。儘管Sten已經有給了線上指引--他十分努力的想要讓這些指示能夠輕易的被讀取、搜尋到,也讓指引說明寫得簡單好讀--幾乎仍有半數以上的學生沒有成功的建立起連回自己創建條目頁的連結。


本文作者:Anna Bauer(瑞典維基媒體分會成員、維基技能專案負責人)
本文譯者:Shangkuanlc(台北維基人社群)

著作權聲明:
本文圖像來自維基共享資源,"WikiSkills logo"Miguelmifune製作; "Sten Sundin" 由 Stens51 製作,以 CC-BY-SA 3.0 Unported方式授權。

台灣是否應該要有獨立的維基百科?

16:54, Sunday, 23 2014 November UTC

※本文由台北維基社群成員 Reke Wang 以個人名義發表於其個人臉書網誌,僅代表其個人見解。

一位開放社群的朋友發起一項活動:要求維基媒體基金會建置獨立的台灣維基百科,理由是中國政府雇用編輯者大量壓制台灣觀點。

活動的發起人應該不知道,但我內心對她個人是私淑之的。只是這次發起這個活動,我以社群活躍參與者的身份,表達反對的立場,並且希望有看到的朋友能夠協助轉發,讓更多人了解一個資深的編輯及活躍的參與者,觀察到目前中文維基百科的現況與誤解。

一、可能有獨立的台灣維基百科嗎?


先說這不可能發生。不是因為維基媒體基金會贊同一個中國或者打算跟中國交換什麼,而是因為維基百科向來只有根據「語言」分別的版本,而沒有根據政治疆界切分的版本。(當然坊間以wiki平台建立的站台可以,這裡只講維基媒體基金會所管理的計畫及網站)

但是我想這種技術性問題不會讓支持獨立者滿足,因為大可以用「繁體中文維基(有人認為要用正體中文,但我個人反對此詞,原因可以看我多年前的文章:http://reke-fun.blogspot.tw/2009/06/blog-post_15.html )」及「簡體中文維基」做為分裂的方式。當然只有文字書寫的差異及習慣用詞的差別能不能被承認是兩種「語言」,我認為語言學家會有很多意見,但這就偏離主題太遠。因此我暫且不管這種技術性的問題,假設繁簡中文會被承認是兩種語言,並將活動訴求改成「繁體/簡體文維基分開」,來討論獨立及合一的好壞。

二、我們是否需要獨立的繁體維基百科?


在活動原文中提到希望獨立的原因是:

中國政府僱用的編輯群利用其權力,不顧維基的中立性、獨立性準則,在維基百科上強推北京官方的意識型態,拒絕台灣觀點。結果中文的維基百科的內容越來越不中立,越來越不獨立,越來越沒有價值。

先來確定一下這樣的指控是否為事實。就一個長期活躍的編者,事實上我觀察到的是:

  1. 中國的編輯群並不強大,在2014年以前,實際上中港台三地的編輯數量是台灣4成上下、香港2成5上下,中國2成多。我們一直到今年才觀察到中國編輯數量躍昇中港台三地之首,但即便如此,編輯者的比例是台:中為3成1:4成3,香港佔1成5。2013年兩岸三地都辦理「維基愛古蹟」攝影賽事,也可以觀察到以台、中之間懸殊的人口比例,最後雙方卻都是募到2800多件,台灣只略少不到50件。換言之,台灣參與維基編輯者一直很多,雙方力量的差距並沒有大到中國編輯者有能力全面壓制台灣觀點。(值得說明的是:香港雖在法理上,97以後就算中國領土,但用戶長年與中國編輯間的磨擦及反抗比台灣還還強烈,多次罷免中國管理員反而是台、中聯手反對,因此不會是五毛的側翼)

  2. 事實上,中文維基百科因為擁有「中立的觀點」一項絕不可更改的主要方針,加上社群核心成員對開放、中立的共同理念,雖然在如何實踐中立上不斷地有所爭執,但是中文維基百科的管理者大多仍然不分出身場域,致力於維護中立觀點。許多時候,中國編者甚至感嘆中國觀點被壓抑,變成港台維基百科。例如無論在使用人口或目前世界的使用國家數量上,簡體中文都超過繁體中文。然而在外語詞彙條目的命名上,如果台灣使用者先建立了以繁中譯名為主的條目,中國使用者也仍然遵循長年以來「先到先得」的明文方針,不會任意改名,如果任意改成簡體譯名反而會被禁止編輯。這樣的規則,無論來自何處的管理員都嚴格執行著。

  3. 中國維基社群的推廣其實是遭遇嚴重瓶頸。今年中國才剛剛成立較鬆散、無需成為法人組織的用戶組(User group),在社群聚會時曾傳出遭到刁難,用戶之間也有相互鬥爭而停止社群推廣的現象,反而沒有觀察到官方介入運作而強盛並有齊一的政治步調;而台灣則是早在2007年就成立合法的協會,並成為與基金會簽約的正式分支機構,去年與今年不斷推出活動培育編者,在社群的經營上逐步開展。再加上中國對維基百科經常有無預警的封鎖動作,對敏感政治條目更是長期以綠壩阻隔,就趨勢觀之,台灣觀點在未來可見的年頭裡都還不至於被埋沒。

目前中文維基百科條目近80萬,而活躍編輯並不多,大部分都是偶一為之的散客,對維基的社群維護方式並不熟悉,因此很有可能在個案裡受到打壓。然而若能求助社群,其實多半可以得到解決。我個人曾經主編「臺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條目,使其獲得中文維基目前條目評鑑最高等級的「推薦條目」。在這個台灣歷史事件中,我在行文以台派較倡議的「日治時期」而非「日據時期」,在審核期間並未獲得刁難,許多中國使用者也投下贊成票。我不認為倡議繁簡分家者所提的理由,是中文維基百科目前的現狀。實際上,台港觀點一直都被努力地保護著。

三、不獨立會更好

根據前文所述,繁體中文維基固無獨立理由,然而沒有理由不代表不能如此做。而我現在要更進一步地說明,不分開對台灣會更好。

維基百科之所以受到重視,並不是因為它絕對嚴謹正確。實際上在維基百科接近正確的過程裡會有許多波折,有些條目不夠好、不夠中立,有些會在某個時間被破壞,甚至破壞內容長期未被發現。然而維基都因為開放、能容,才能保證這些曲折最終會在多數人的維護下走向正確、中立。繁簡的分立只會縮小社群,使維基的內容距離中立及正確更遠,此其一也。

目前繁簡同家,只透過程式碼轉換地區用語及字體,這使得全球有意搜查中文資料的人,都可以同時看到包括台灣和中國編輯在內貢獻的內容。若是繁簡分立,以目前大多數國家都是學習簡體中文的全球現況而言,反而使得全球讀者更容易在搜尋知識時,看到以中國觀點為主的簡體版內容,而更不容易讓台灣觀點發聲。我們該做的並不是試圖獨立,而是更努力推廣社群,使台灣得以在開放知識的部分搶得更多詮釋權。此其二也。

最後,所謂的中立觀點本來就應該兼容並蓄。透過與中國編輯者的理性爭辯,並尋求中立並陳各方觀點,反而得以使我們在維護台灣立場的同時,更了解對我們可能影響深遠的鄰近大國。要了解中國又不被其吞沒,相信沒有比開放知識交流更安全的方法。因為無論對手有無拿到好處,所有交流過程都必須留在維基伺服器中,供所有人永遠公開查閱,無法黑箱作業。如果在這個領域不正面迎戰反而切割獨立,是相當可惜的事。此其三也。

四、所以我應該…

以上有了反對繁體獨立的三個理由,也有支持繁簡繼續合一的三個理由。但我必須說倡議者憂心的事並非全無道理,我的建議要破除這種憂心,應該做的是鼓勵台灣人多加入維基社群。不只是閱讀更編輯,而是要來了解這個社群運作的方式、理念,並且投身其中。幸運的是台灣有一個協會在運作。也許你很少聽到這個協會,但其實它甚至做到很多政府官方做不到的事:在國際上以「Wikimedia Taiwan」而非「Wikimedia ROC」甚至是什麼Chinese Taipei為名(不過中文名是掛中華民國,這有其考量)。它也從去年開始重近活躍起來,推行多項計畫,並且希望慢慢實現財務獨立,未來能養更多全職人才,來讓社群推廣的工作專業化。不管是協會運作的資源、編輯社群的參與,都需要來自各界的協助與幫忙。如果你認同維基的理念,也希望台灣觀點在維基上更有一席之地,請支持中華民國維基媒體協會。捐款也好、幫忙散佈活動訊息也好,想當志工或給予指教,都十分歡迎。


這幾年協會的主力都是推動以台灣為名的「台灣知識種子計畫」:
完整說明請看 https://meta.wikimedia.org/wiki/WSOTK
粉絲頁請到 https://www.facebook.com/WSOTK

協會的粉絲團是 https://www.facebook.com/wikimedia.tw
官方頁面 https://meta.wikimedia.org/wiki/Wikimedia_Taiwan

最後如果想直接支援台灣本地的協會,可以參考 https://meta.wikimedia.org/wiki/Wikimedia_Taiwan/Sponsor
(其實捐給基金會也沒關係,協會方面可以寫案子請求補助,當然事情會較麻煩,而且運用上相對地會不自由些)
今年一月起,在台北的維基社群經營工作聚,聚會地點因為改成跟MozTW台北社群聚為同一個咖啡廳。這個決定使得在開源社群各計畫經營的人每個星期都有個意見交流的場合,也讓我在聚會中認識了璽帆。

璽帆是清大的畢業生,同時也是一位看不見的視障人士。他是在怎樣的因緣際會下,開始使用維基百科,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於是今晚的社群聚幾位維基人就請璽帆分享視障生使用維基百科的經驗與建議。我們也針對他使用上遇到的困擾,腦力激盪了幾個可能的解決辦法,這些議題也值得未來繼續思考、研究。

璽帆展示語音辨識系統的電腦,雖然當天因為咖啡廳 雜訊很多,耳機聽不太到語音輸出而無法測試。
璽帆展示語音辨識系統的電腦,雖然當天因為咖啡廳
雜訊很多,耳機聽不太到語音輸出而無法測試。
說到怎麼開始會使用維基百科,璽帆的入門經驗跟我們這幾個明眼人差不多:因為常常會google的時候看到維基百科的條目出現在搜尋頁的前幾項,也覺得在維基百科上的解釋還蠻有用的,後來漸漸開始用「字串+維基百科」的搜尋方式去找答案。有時候視障者因為閱讀資料不好找,遇到問題多會先詢問熟人,像他就常常被身旁視障的朋友問問題。有時聽到朋友的提問,他也會偷偷想「其實你在網路上google一下維基百科的資料,應該答案就會出來了。」不過這也不好直接跟朋友說,只是的確知道維基百科也讓他多了一個能夠輕鬆吸取新知的管道。

然後我們討論了最令人好奇的問題:如果看不見網頁,那應該怎麼閱讀維基百科的內容呢?璽帆跟我們分享了兩種方式:一是點字,二是語音軟體。點字的系統需要另外加上一台點字顯示器(簡稱點顯器),那就可以一行行的把螢幕上的字詞利用點顯器的展示,逐行閱讀(順道一提,過去的點字是六點可以顯示一個字符,但因為現在電腦出現後,有太多的符號要輸入,64種變化不夠用,所以出現了八點的unicode點字規範。);至於語音軟體,則也是把螢幕上顯示出來的字詞逐行的進行閱讀。不過點字因為需要練習注音的盲文寫法,通常是先天的視障人士用的比較快;後天的視障者則以語音軟體較容易上手。

視障人士使用維基的問題

(一)維基百科中缺乏台灣視障文化資訊

不過璽帆也在查詢維基百科的過程中,發現其實在維基百科上的視障相關資訊不但稀少,像是璽帆有接觸的愛盲基金會、台北市視障者家長協會有聲書推廣學會這三家在台北市推廣視障教育組織,在維基百科上都找不到資訊;且維基百科對真正的視障人士也不夠親和,像是點字碼在維基百科上是用圖檔呈現,真的使用點字顯示機閱讀者反而摸不出來。我們也問到在台灣大概有多少使用維基百科的視障生?璽帆知道很多視障者有問題都直接找人,而不會在網路上搜尋,所以估計這個數值很低[註1]。

根據台灣盲人重建院柯明期所撰的這篇資料來看,台灣領有殘障手冊的視障者約有約五萬位,佔總人口比例並不多。再加上臺灣視障者普遍周知的一些知識,大多以口耳相傳、或在愛盲基金會、啟明學校等這類學習機構中習得,這類機構頂多有各自內部使用的課本或講義,但並沒有網路上可見的出版資料,這讓許多視障同胞在搜尋維基百科的時候,其實找不太到相關的開放知識資源。這也是中文維基百科未來可以擴充的方向。

除了以上三家視障人士時常口耳相傳的教育或生活性輔助組織外,璽帆也說無障礙科技發展協會開發的語音軟體,也是許多視障者愛用的軟體,不過因為更新遭遇了瓶頸,在網頁操作功能於現在較不完全。

(二)使用介面仍以明眼人需求設計

在閱讀維基百科時,會發生語音軟體朗讀的時候,視障者無法分辨字音以外的其他資訊的狀況,像是字體的顏色、粗體、斜體等。這導致在閱讀維基百科的超連結時,會分不出空頁面和已經創建的頁面。明眼人看到紅字的維基站內連結,便知道這是空的條目頁;但是若使用點字或語音軟體的話,空的條目連結就必須等到點進去了這死胡同才能發覺。另外,因為點字其實也只是顯示每個字的音標,所以對天生的視障者而言,中文字形的概念是很難去建立的,所以像是「城市」、「程式」、「乘勢」、「成事」這類的同音詞,對視障者來說,是很難分辨的,璽帆打的是嘸蝦米或倉頡,有字形概念就比較不會打錯,但像在啟明的老師自己也都很多是天生的全盲生,也無法教授中文的字形結構,這很容易造成視障者在搜尋條目的時候,誤打成同音字所以一直找不到正確的資料。

我們討論時在做了點發想,未來也許有幾種解決方法:
一、beta版的設置中,可以做個選項,讓以維基百科的內部連結搜尋時,同音的條目都會出現。
二、找軟體或線上程式碼支援,讓不同顏色的條目連結能夠用不同的聲音輸出,像是空連結的前後會有喇叭聲提醒,或是平常是女生的語音聲音輸出,但空連結是由男生的聲音輸出。
三、讓語音輸出軟體可以抓wiki語法的標籤(其實有先語音輸出軟體已經可以做到把html標籤辨識功能打開後,即可以讀粗體&斜體)
四、維基百科除了印刷版與網頁版,也可以開發輔具版or無障礙版的格式。

(三)帳號申請流程不易,難以貢獻條目

除了百科中缺乏視障文化以及閱讀介面對視障者不太友善以外,帳號的申請更是因為有防止機器人開帳戶的圖片輸入,使得連申請帳戶需要看得到的人來協助安全認證。這樣一來,就算視障者想要貢獻,也都因為無法獨自順利申請帳戶,從頭開始就遇到瓶頸。

而視障生與使用的上網的資訊工具也是個問題,有些人並不習慣不斷推陳出新的語音軟體,故仍使用舊型的語音辨識軟體,但這些軟體很多在網路操作時,閱讀網站的速度十分緩慢(像是舊型軟體在各個標籤間如果要移動時,只有能使用tab鍵和上下左右鍵切換;新型的軟體則可以透過辨識出一個網頁的標題、輸入框、文字方塊等不同的分類,選定各種文字html標籤來快速的切換選擇[註2])。再加上前述的這些困難,所以台灣的視障者使用維基百科的比例應該很低,璽帆跟我們這樣分享。

真正的解決辦法,有待後續發想

看他示範完電腦,我們也好奇在台灣的視障生都使用哪種手機呢?據他觀察,對視障者來說,iPhone還是最方便,因為其內建的voice over功能,統整的十分良好,所以視障生在查詢公車等公共資訊上,也能夠透過voice over來聆聽查詢。除了公車動態查詢的app以外,視障生也會使用圖形辨識的app,而這類的app有些是透過上傳圖片給志工人海戰術審查,跟視障生回覆,像淡江有開發,也有app是靠圖庫辨識,像是taptapsee(之前免費,現在慢慢開始發展收費功能)。

其實璽帆也有在開發為視障者的研習課程,他覺得如果一般人要學會維基百科的閱讀操作,並不需要長期的訓練。重點在操作維基百科的搜尋輸入,以及語音軟體的操作。如果是國小從頭開始教,大概得兩天左右。不過讓視障生學會怎麼編寫維基百科的課程可能就要更長期的規劃。

我們在當天的聚會中,有試著請璽帆實際用他帶來附語音軟體的小筆電操作上網,登入維基百科,但後來因為咖啡廳中有太多聲音的干擾源,讓大家難以聽到語音系統的輸出而作罷。但未來我們每週五聚會,有機會都將討論讓視障者使用開放知識的可能性,下一次應該是在3月7日的週五,會帶喇叭讓璽帆實際測試視障生使用維基百科的實況,歡迎大家一起來參與觀察、共同發想。

註1:後來璽帆回去時想,導盲鼠語音軟體還是有視障者是會使用的,也許我們在較新的語音軟體研究完後我們也可視情況探索它在維基的使用方式。
註2:後來網上跟璽帆聊到,關於無障礙科技發展協會的導盲鼠語音軟體,近年仍有推出類似tag的跳躍功能,只是說仍不太好用且有些問題而已。

本篇資料文章與照片均由上官良治提供,以CC-BY-SA 3.0的授權方式發佈
(維基百科用戶名Shangkuanlc)。

(編按:此文原為英文,是2014年2月6日在維基媒體基金會的部落格上文章"Individual Engagement Grants demonstrate their potential for impact",未來本部落格將不定期翻譯世界各地的維基相關發展資料。)

個人參與補助方案(IEG)第一輪通過的專案截圖
一年前,維基百科在中國還沒有社群媒體的宣傳。在個人參與補助方案提供的$350美元支援之下,現在中國已經有一萬名的粉絲追蹤維基百科微博上的動態。微博是中國最大的社群網站。中文維基百科因此能夠在中國利用這個帳號來分享知識,同時組織像是維基愛古蹟一類的維基社群活動。一年前,沒有人能保證幾個付費資料庫的免費一次性帳戶,能夠成為維基百科人查閱參考文獻的穩定來源、並讓維基百科與圖書館之間發展出新的合作形式。在個人參與補助方案提供的$7500美元支援之下,現在有1500位的維基百科編輯能夠使用3700個免費帳號,未來維基百科圖書館也正在計畫開放給全球的更多使用者利用。還有很多像是上述計畫的受補助者 Addis Wang 以及 Jake Orlowitz ,這些人清楚知道他們想達到的目標、渴望與社群互動、了解社群成員的需求與優先順序、也願意冒險嘗試實際可行且能規模化的解決方案。他們積極的與各方專家與個人導師(mentor)們合作,為了讓親手打造的平台能夠成長茁壯
個人參與補助方案(Individual Engagement Grants program,簡稱IEG) 在一年前發起,此方案的成立目的是讓像是 Addis 與 Jake 一類的維基媒體人能夠引發更多專案導向的實驗,改善維基媒體的網路體驗。如同上述的實驗計劃,這個補助方案剛開始時也是有風險、沒人能保證成功。而在第一輪補助申請即將結束之際,藉由維基媒體基金會的補助案學習與評估(Grantmaking Learning & Evaluation)團隊協助所做的效果評鑑,讓我們來看看這些計畫的影響效果多大、我們又從中學到了什麼。

早期影響指標

第一輪的個人參與補助方案共補助了約六萬美元的資金,支援6個不同國家的8個實驗性專案。有半數專案是針對線上社群的組織,其餘的則試圖建立工具和進行實體推廣。還需要更多的時間才能確定這些補助案在其目標維基或跨維基計畫中能展現的全面影響力,但早期指標已經顯示這些補助案可以對維基媒體運動的策略目標產生直接的影響。
下列 5 個專案,是我們認為可觀察其長期效果的重點對象:
  • 維基百科圖書館(The Wikipedia Library) — 這個案子本身已經算是大大的回本了,而未來若要擴大規模在跨語言的維基中發展,也還具很大潛力:補助了$7,500美元、付費資料庫一類的捐贈則有$279,000美元,這樣算來投資回本是37.2倍。除此之外,編輯也展現了想要利用這類來源的需求:在免費的查閱帳戶開啟後,從捐贈資料庫來的參考來源在維基百科的引用足足成長了400-600%。
  • 維基文庫策略(Wikisource Strategy) — 透過組織活動展現其影響力:2013年11月時,創下了自2011年7月起最高的新維基文庫用戶量(171個新用戶)。
  • 維基藝術學校(WikiArS) — 此補助案創造了高品質的圖片內容,並讓維基媒體共享資源裡頭多了畫作的評價,而不僅限於以往的照片而已:30張圖片被評價為高品質;211個維基百科頁面使用了來自此補助案的圖片;100%參與學校願意表達繼續參與的意願。
  • 維基百科大冒險(The Wikipedia Adventure) —  這是一款為了英文維基百科新手而創造的遊戲,現在已經展現了能使編輯更具生產力、也願意停留更長時間的潛力:玩這個遊戲的新手會比不玩遊戲者,有1.2倍的編輯意願。
  • 在中國的推廣(Publicity in China) — 這個用新浪微博的低成本社群媒體實驗,已經展現了在中國人對知識的高度渴望。超過一萬名的粉絲(有25%是女性),且在此帳戶所發表的最新文章也有導引新一群讀者到維基百科:三天內被轉發最多的文章,其連結的維基百科條目增加了252%的瀏覽量。

極具潛力的網路社群參與實驗

針對線上社群的數個專案是目前成果最亮眼的黑馬,尤其在專案初期就已經定義好了社群的需求的情況下。相對而言,沒有和現有社群力量整合、僅只是開發工具的專案,補助的成效則較弱。
「效果最好的看來是搭建平台一類的專案--社交媒體推廣、課程開設、圖書館資源、策略指引--上述測試中的專案,都已經成功的展現了作為平台的可能性。這些專案都特別針對社群內部需求而設計:受補助者聽到了這類需求(比方說,從過去的經驗、透過問卷調查)並且設計出別出心裁的辦法來解決問題。理想而言,下一步會是讓這些受補助者測試看看這些規劃好的解決辦法是否真的能夠引導出原本期待的產出。」
--學習與評估團隊之影響力評鑑(L&E impact assessment)
維基文庫策略(Wikisource Strategy)調查了超過30個國家的維基文庫人 
補助案中被評定為最成功的幾個已完成的專案,都具有下列的共同要素:
  • 與策略重點有清楚的連結,
  • 專案設計成符合末端使用者的特定需求,
  • 在專案中有建立意見回饋機制,
  • 從頭到尾都有社群的參與,
  • 必要時,他們會與專家合作
受補助者本身對其社群的認識,加上尋求專家以及他人的多元觀點,決定了補助案是否會成功。個人參與補助方案常常的受補助者通常開始測試其概念的地點會在他們主要使用的維基計畫(home wiki),像是維基文庫或是中文維基百科,不過大多數的專案是設計於成功之後可以擴大規模推廣到跨語言的維基計畫裡頭。這需要不只單一參與者來提供協助。有一位受補助者告訴我們:「有一群能力高強的人際網絡所扶持,對這個專案的幫助極大。」
我們拿維基文庫策略補助案之中的社群參與為例,其中包含了親身面對面與線上匿名的意見回饋,這提供了專案主持人來自社群四面八方的不同意見。一項被翻譯成11種語言的問卷調查,顯示了幾項全球維基文庫所面臨的技術性問題,這幫助了受補助者能夠擬定優先事項。而專案組織者也因此,得以從谷歌夏季編程活動(Google Summer of Code)徵招四位學生志工進行維基文庫的改善工作。
維基藝術學校專案之中,受補助者 David Gomez 在加泰隆尼亞地區的八所學校展開了前導計畫,這讓他能夠建立給全球使用的工作流程。他跟維基百科的志工一起討論,尋找學校作業的要求,藉此讓學生們建立的圖片能夠維基社群再拿來放在文章之中,同時他也從維基媒體共享資源的圖片評鑑機制中尋找靈感,來改善學校上傳到共享資源的作業品質


83%的個人參與補助方案是用於人力資本
我們尤其著重於線上社群管理專案所花的時間與專業,我們發現大部分的補助案最後還是在於人力資本,而不是專案中的管理成本或外部專家的支出(詳見上表)。

實驗精神與導師陪伴,是計畫成功關鍵

實驗的目的就是嘗試新方法並且從中學習。要有好的實驗成果,需要允許失敗的環境,才能不斷從中學習成長。個人參與補助方案就是要提供這樣的環境,透過將創新精神納入選擇標準之中,同時鼓勵受補助者去冒險並分享他們從中學到的東西。
「相較於其他的基金會補助方案,個人參與補助的報告尤其顯得老實而透明。這可能是很多因素所造成,但最主要的因素應該是個人參與補助方案是一個特別注重實驗概念的方案……另一部分因素則是報告本身也成了設計與輔導的一環。」
--學習與評估團隊之影響力評鑑
我們認為報告這個動作,應該成為一份有用的學習作業,而不是一份枯燥的必備文件。這概念變成了支援受補助者十分有用的框架。像是其中一位受補助者所言:「我喜歡引用Siko說的,在每月定期的報告中我們可以『選擇自己要的探險過程』後來當我們決定要在維基媒體部落格上發佈文章時,證明報告這件事十分重要,它讓我們得到更多的關注與曝光。」
對受補助者的個人導師制度(Mentorship)以及其他由基金會職員與志工所提供的非財務性支援,也成為此補助方案中很重要的部份。影響力報告中記載:「對實驗性、可規模化發展計畫抱持有明確想法的個人,在個人參與補助方案見到越來越多,這帶來的資源遠超過了金錢所能提供的。」另一位受補助者也指出:「這個方案/計畫管理有一整套的技能培養是非得有無比耐心以及他人協助才能達成的,而我很感謝個人參與補助方案是我的個人導師。」我們並不想在此一一清點每次人力支援所想達到的個別目標,但勢必我們將會需要更大規模的個人導師體制,才能夠因應未來更多個人與補助案的需求。
但也仍有改善空間
除了上述的支援系統之外,個人也可以透過創意實驗室(IdeaLab)的管道來尋求更多參與志工以及諮詢顧問,來讓他們的專案更成功。然而創意實驗室現在還不成氣候,要如何才能達到原本「可媒和人才、創意、技能的大規模系統」的願景,目前還是個問題。改善像是創意實驗室這類空間、同時提供更多自助工具,讓受補助者以及其他志工能夠在社群專案中使用,這些都能夠支持更多逐夢實驗家,解決維基媒體運動未來的重大難關。現在新一輪的個人參與補助方案正在徵求中,我們將會持續觀察這些潮流長期的走向。
你是否也有改善維基媒體在你社群的實驗計劃?請在創意實驗室中分享吧--我們很期待在那邊跟你相遇!一輪的個人參與補助方案將於3月31日截止。
完整的個人參與補助方案影響效果報告(IEG impact report)以及伴隨而來的個人參與補助方案流程檢視(IEG process perspectives)兩者都已在元維基上公開。非常感謝學習與評估團隊 Jessie Wild 與 Jonathan Morgan 的協助分析。
原文作者:個人參與補助方案主持人 Siko Bouterse
中文(台灣)譯者:上官良治 (Shangkuanlc)

(編按:此文原為英文,是2013年7月2在維基媒體基金會部落格上的文章"What we learned from the English Wikipedia new editor pilot in the Philippines",未來本部落格將不定期翻譯世界各地的維基相關發展資料。)


英文維基百科的貢獻者遍佈全球。而這樣多元的地理特性,讓我們相信「讓世界上每一個人都能自由獲取人類世界知識的總和」的願景總有一天能夠被實現。

儘管如此,現在還是有一些地區編輯百科全書的人數是比其它地方更多的。今天英文維基百科的編輯大部分都是來自歐洲、北美和澳大利亞。在以英語為母語的南方國家(像是印度、肯亞、與菲律賓)之中的貢獻者,若跟其他國家的英語講者與英語維基百科瀏覽人數比較,比例是嚴重不足的。為了想要尋找可以提供像是菲律賓這樣的國家快速增加編寫者的簡單策略,一組來自維基媒體基金會捐款與學習組的小型工作團隊,最近決定進行實驗,以引進新的編輯。

這個前導測試並不成功--前導測試結束後,菲律賓積極的編輯者並沒有增加--但團隊學到了許多對未來類似測試有用的東西。我們的核心理念是大膽實驗(同時也有「人非聖賢」、「純粹好玩」的核心精神),所以我們認為「哪些方式行不通 」的經驗也有很大的價值。我們在此提供一些我們這次試驗所學到的重點。


針對菲律賓讀者的橫幅

菲律賓前導的登入頁面,開始編輯條目

團隊選擇菲律賓進行這項試驗,是因為菲律賓的英語教育程度高,同時相較其他語言版本,菲律賓也有很大的英文維基百科讀者群(每小時93,200頁的訪問量)。該區域的英文維基百科編輯者不足(小於每個月400位的積極編輯用戶)。另一個我們選擇菲律賓的原因是,因為我們明白,網上社區往往最佳的成長時機,是當他們可以由經驗豐富的編輯者輔助新人來累積成果的時候,英文維基百科已經有一個小而活躍的編輯社區從菲律賓自行建立,包括維基專題:菲律賓人聚會(WikiProject Tambayan Philippines)

團隊開始一些背景研究 :來自菲律賓讀者的簡略調查顯示,81%的讀者知道,他們可以編輯維基百科;86%的讀者自認英語程度在「良好」之上,但只有36%的讀者有實際嘗試編輯過維基百科。最常見不去編輯的原因是,他們不知道如何編輯(38%)。而最常見的要求是希望有人能提供在維基百科上可執行的具體且簡單的任務(63%)。


菲律賓引導登入頁面,開始編輯條目

認識了這些背景研究後,我們假設如果有一個請求菲律賓大眾改善與本國相關的維基百科內容的召喚行動(call to action),那可能會鼓勵更多人參與編輯。我們設置了橫幅,鼓勵菲律賓讀者通過創建一個賬號和用戶頁確定自己作為該專案的一部分。然後,我們指引他們到一份我們在菲律賓維基聚會專案(WikiProject Tambayan Philippines)中所收集到各種跟菲律賓有關的主題所構成的小作品列表新手編輯需要額外的協助支援,我們提供維基百科的幫助文檔茶館的超連結,但除此之外我們不介入新手編輯參與維基百科的其他部分。


針對地理內容編輯的小作品條目建議

菲律賓前導測試的userbox

我們在這次前導測試中所學到了四件事:
  1. 邀請新手編輯到低風險的百科空間(在此意味著用戶自己的頁面),來貢獻內容以及進行簡單的任務(像是創建關於自己的頁面),同時提供具體的一步步指示。如此一來的確能鼓勵新手們的編輯動作。在登陸頁面的每五位訪客中大約會有一位,會在他們的用戶頁面添加userbox。如果我們的目標是讓用戶創建自己的頁面,並添加userbox,那這次的試行應該會成功。
  2. 邀請使用者針對地理內容的條目文章做編修,並不能夠引起使用者夠大的動機來進行他們對條目的初次編輯。全部加起來,所有新加入的維基人只針對這次實驗的條目空間做了六次的編輯,而他們並沒有對我們建議的編輯條目做出任何編修。就算我們移除了創建user-box的任務,並且先給予用戶條目編修的任務,問題還是照舊。不同於創建用戶頁的任務,針對建議條目,我們並沒有給予要如何編輯的步驟說明文檔,這可能是因為維基百科添加文章內容的界面實在是太困難的一道屏障。
  3. 藉由提供使用者可能會尋求幫助的頁面超連結以提供建議,並不足以幫助或引其新手編輯參與的動機。50%的受訪者說,他們沒有進入幫助頁面。查看幫助頁面的使用者卻沒有編輯所建議的文章條目。這可能是「召喚行動」的語句並不夠強烈,或者也可能是這些幫助系統並沒有足夠的針對性,以滿足這群前導使用者。
  4. 維基專案可以是編寫內容很棒的來源--我們所選取的維基專案有許多豐富的小作品列表。這些列表能夠輕鬆存取,也提供新手編輯們多元的主題以進行編輯。謝謝維基專題:菲律賓人聚會!
以下有三個在之後的實驗中,我們可能會用不同於這次試行的做法(也歡迎你試試!)
  1. 維基媒體的專案可是幫助編輯的的極佳來源。對於這次的試行,我們提供到茶館的超連結、幫助文檔,我們期待新手編輯能夠主動的要求幫助。但這些努力並未導致成功的編輯或(我們有觀察到的)互動的發生。如果我們未來要執行此專案,接下來我們可能會嘗試建立一個更清晰的架構,讓維基媒體專案的新手編輯與已經很熟練的編輯有所互動、討論。這就需要有夠多在維基專案中活躍的編輯,願意為新手針對工作項目提供協助,並利用喚起用戶行動(Calls To Actions),明確確立新手與熟練編輯之間互動的期待目標。
  2. 擴展條目內容對新手編輯來說,可能是相對困難、令人氣餒的任務。或許可以試行一個比較簡單的任務,像是審稿,將是未來不錯的測試(可用類似本項目的試行方式)。
  3. 雖然本次在英文維基百科招募新手編輯的前導測試並不成功,但在較小型或較年輕的其他語種之維基百科,是蠻值得探尋相關計畫脈絡的。設計或運行這樣的實驗並不需要任何專業工具,任何志願者可以依照本文內容設置自己的實驗。
您是否有運行類似實驗 ,或者你有任何想法我們很期待聽到你的結果(不論正面或負面的),以及你所學到的經驗!

本文作者:(維基媒體基金會 個人資助金計畫負責人)、Haitham Shammaa(維基媒體基金會 編輯研究部經理)
本文譯者:Shangkuanlc(台北維基人社群)Cheng Chieh Huang
去年(2012年)5月,本網誌曾提到中文維基百科條目總數重新回到第11位。可是好景不常,不久後中文版便相繼被瑞典文及越南文超越,跌至第13位。這兩種文字相信大部份人都知道其存在,其使用者亦分別有大約一千萬和八千萬。可是禍不單行,中文版的排名將會在月內進一步失守,趕上來的更是兩種大家可能從未聽過的小語言,就是菲律賓的宿霧文與Waray-Waray文了。


找回一年前的統計數據,Waray-Waray文和宿霧文分別只是排第39位和64位,但現時已躍升至現時的第14位和15位,並預計於本月底前雙雙追過排第13位的中文。究竟這兩種小語言為何會極速「上位」呢?其秘訣就是透過運行機械人(bot)來不斷建立物種條目。目前全球有數百萬個物種,一般人相信只會認識和接觸到當中的百餘種,可是機械人卻不會理會物種的常見度及知名度,以每天數千個的速度不斷建立幾乎沒有讀者感興趣的物種。

本人一直認為,其實維基媒體旗下既然已有「維基物種」這個項目,那些極低知名度的物種條目在維基百科實在沒有甚麼存在價值,只需要由維基物種負責紀錄便可以了。本人還期望這樣的亂象終會引起世界各地的維基編者關注,並在元維基醞釀「強制所有低知名度的物種條目遷移到維基物種上」的提案,屆時這些小語種的超級「發水」便肯定會打回原形。

可惜的是,其他地方的維基編者對建立大量物種的瘋狂行為似乎完全是無動於衷,甚至可能是樂見其成。本人曾在元維基發起有關事宜的討論,幾乎沒有人願意發表意見,而唯一一個來自中文維基以外人士的回覆,反而是讚賞這兩個語種的機械人「does a good job with those articles」。當然這並不代表維基媒體的官方立場,但對於中文維基以外的所有維基編者,居然無一認為這種將維基百科當作維基物種的行為有任何不妥之處,本人既失望又無奈。

正當菲律賓土話維基百科正在每日建立數以千計幾乎不會有人關注的昆蟲和細菌條目而無人阻撓之際,中文維基百科每日都有大量條目因為「關注度不足」而被提刪,有些日子更會有四五十篇條目於同一日的存廢討論中出現,場面真是何其壯觀。相比起數年之前,中文維基百科的關注度執法似乎有不斷收緊之勢,近期甚至連一些在過去數年從沒人認為需要刪除的條目也要拿出來提刪,如果情況繼續惡化下去,不但會令中文維基百科條目增長速度持續放緩,更會打擊不少熱衷建立新條目的維基編者之參與熱誠,不利中文維基百科長遠發展。

上一篇《瀏覽中文維基百科確保自動看到香港正體字的方法:簡易篇》,為香港的Firefox及IE用家修正的瀏覽器語言設定,可是Chrome用家仍需要面對預設顯示台灣中文的問題。另一方面,使用這個辦法雖然確保條目內文顯示「港澳繁體」,可是介面很多時候仍殘留不少簡體字,對香港網民而言頗為礙眼。這是維基百科系統(Mediawiki)自身的技術問題,並非刻意歧視正體字(繁體字)用家。 (2013年8月按:有關問題已解決。) 要避開以上問題,最治本的方法還是申請一個帳號,並讓帳號記住語言設定。




1. 按下右上角的「登錄/創建帳戶」(可見內文需要是香港正體字,但介面仍為簡體字)。


2. 選擇「創建帳戶」。

3. 這時可以選擇切換回「中文(繁體)」。

4. 輸入認證詞、用戶名稱及密碼,電郵地址可選擇不填寫(但建議最好填寫),按「建立新帳號」。

5. 按右上方的「參數設置」。

6. 在界面語言的兩個選項皆選擇「zh-HK - 中文(香港)」。

7. 可順道在「日期和時間」中選擇正確時間(直接選擇「從瀏覽器中選擇」即可自動填寫「08:00」)。

8. 完成!內文和介面都是熟悉的香港正體字!

開了帳號後,不妨到自己的用戶頁簡單介紹自己,及留意香港維基社群的最新資訊!
(編按:此文原為英文,是兩天前在維基媒體基金會部落格上的文章"Communications students at Schreiner University reflect on their Wikipedia assignment"。未來本部落格將不定期翻譯世界各地的維基相關發展資料。)

瑪麗·葛蕾思·安東尼教授
(Professor Mary Grace Antony)
希萊納大學(Shreiner University)的瑪麗·葛蕾思·安東尼教授(Professor Mary Grace Anotony),在今年春季所開課程「新媒體科技與傳播」,要求學生擴充英文維基百科的條目內容。安東尼教授是從美國傳播協會維基百科導入計畫找到維基百科教育專案的相關資料。

安東尼教授說道:「這堂課就是要檢視科技以及其對通訊傳播的影響,維基百科教育專案跟我的開課內容結合得天衣無縫,讓我的學生能夠獲得融入這個線上協作與研究導向團體的親身經驗。」她的同事們對於這項專案,都感到十分興奮。同時也有一位提供參考諮詢服務的圖書館員--Connor Baldwin--目前正在接受維基駐校大使的訓練,在這次課程作業結束後,他可以成為校內學生們撰寫條目內容的最佳幫手。

學期一開始,所有修課學生要閱讀「維基百科:學生線上訓練講義」中的內容,以了解編輯的初階技巧與倫理、建立條目、以及參考來源使用的方針。

Dan Simanek是我們的校園大使,提供了學期一開始的引導工作,甚至還開了一堂Skype的客座演講。在演講中說明如何擴展維基百科中的小作品的過程,並且也回答了課堂上同學的提問。」教授表示,「User:Theopolisme則是我們的線上大使,他提供了寶貴的建議、並在學生遇到瓶頸時即時給予援助。他的耐心十分令人敬佩。」

期末回饋顯示,學生十分喜愛這樣的作業。

「我很喜歡這個專案使我們在網路上群策群力、人們可以把自己的想法帶進來的感覺。」安東尼教授的其中一位學生User:Marshall90說道,「這是個我以前從沒想過去做的挑戰,但同時這也是一個讓我分享對齊他人分享自己作品的機會。」

像是維基百科教育專案一類計畫的好處是,新手編輯們雖然不一定能夠長期活躍於維基百科之中,卻也能提供很棒的內容,並從中有所學習。不只是維基百科受益,學生也有所進步。

「這個作業比傳統的課堂作業來得更實用、也能得到更多立即的好處。」教授表示,「把一篇小作品擴展到一篇完整而豐富的條目,學生需要專心一致、注重細節、仔細研究、並且也要具備寫作能力。文章的產出是即刻而具體的,這使得學生們的學習經驗更加豐富而滿足。大部分的學生都很珍惜有這樣一個機會,讀者不再只有開課教授,而能夠為全球的讀者寫作。」

在許多學習的好處之中,安東尼教授最喜歡這份作業的優點是「學生的自信因為作品的內容不斷快速的累積與成長而增加。」

「這是我在希萊納大學中最喜愛的作業之一。」安東尼的學生User:Saviands表示,「我總是想跟上條目頁面的更新,並看看又有怎樣的新編輯或修改。」教授她也表示「我迫不及待,想要趕快再帶下一屆的學生了。」

原作者:(美國與加拿大地區維基百科教育專案)
正體中文翻譯:Shangkuanlc (台北維基人社群)
唉啊,原本我還打算在去之前把所有的議程介紹都看完,順道翻譯翻譯,讓一些中文讀者能夠先覽為快。

結果...一下子國際維基年會就開完了,所以只好會後再來分享囉!

整個算下來,在這五天的年會之中,小弟我一共參加了將近三十場的活動,一次要寫完也實在不太可能,所以應該會拆成幾篇來寫。我會先試著把全部參加過的會議歷程摘要以及感想心得呈現出來,如果還有時間或者讀者們有興趣,那之後再就各別的議程做較完整的分析。

http://zh.wikipedia.org/wiki/User:Shangkuanlc/Wikimania2013%E6%88%91%E6%83%B3%E5%8E%BB%E7%9A%84%E8%AD%B0%E7%A8%8B#.E6.9C.83.E5.89.8D.E6.9C.83.E8.AD.B0.E7.A8.8B.EF.BC.888.E6.9C.887.E8.99.9F.EF.BC.8B8.E6.9C.888.E8.99.9F.EF.BC.89 截圖
Wikimania 2013 會前會議程
今年是我第一次參加維基的世界年會,對以前的會議也沒聽過參加過的朋友詳細的聊過,所以實際上到底我們在年會裡會遇到誰、有什麼活動...對我來說都是十分模糊。不過如果我們看今年網站上的議程表(因為維基世界年會有著統一用英文做溝通語言的傳統,如果大家想要看中文的議程表,我這邊有做了一份年會議程的不準確中譯給大家參考)

從議程中可以發現在8月7號與8號的所謂「會前會(Preconference)」就已經有超過五軌的活動,可說是十分的豐富精采啊。

好那廢話不多說,那就來分享一下小弟這兩天所參加的一成吧!

天下文章不亂抄--教育專案

因為這次的宿舍離會場有段距離,從台灣維基過去的社群與分會幹部們都很擔心搭不上接送巴士,所以每個人都急急的去宿舍飯廳塞了幾口三明治後才上車去會場,幸好到了會場後發現其實也有供應三明治和咖啡,看來之後幾天都不用自行料理早餐了。

到了會議現場,問起周遭的新朋友,才發覺認真看過議程的人可能是沒有半個XD,現場人山人海的,還好有志工帶領,我和Dennis才即時到達了教育專案議程的教室。

到了教室裡頭,已經開始進行自我介紹了,這次議程的負責人是維基媒體基金會(WMF)全球教育專案的團隊成員。有位笑容可掬的和氣澳洲阿伯 Rod Dunican 要大家先坐下來,喘口氣,然後來聽故事。

教育專案在幹嘛?

維基百科教育專案發起於2010年5月的公共政策前導計畫(Public Policy Initiative),當時Rod跟維基媒體協會以及美國史丹頓基金會(Stanton Foundation)合作,以維基百科作平台,在大學開課,請學生撰寫跟美國公共政策有關的條目。這個前導計畫效果十分顯著後來成效不錯,於是從維基媒體基金會決定繼續展開更多與大學校園的合作計畫,而地理範圍從美國擴展到中東、印度,主題也從原本的美國政策延伸到更多其他面相。

教育專案整體來說,其實就是提供學校想要使用維基百科開課的教授一些支援的教材以及助手,讓沒有編輯經驗的新手學生們能夠很快的融入維基百科的既有社群,並提供高水準的內容。教育專案的目的跟維基百科的引導新手計畫很大的不同是,教育專案並不會著重參與者在課程結束後還有沒有繼續參與維基百科編輯,因為教育專案將重點放在讓更多樣的編輯來源(說白了,就是希望讓維基百科的寫手不再只有歐美宅男男性白人)。

把計畫目標著重在「讓更多不同特質的大學生有維基百科編輯經驗」上面,其實在會議中引發了一些參與者的質疑,一位來自以色列的維基人就認為若不把專案訓練出來的維基編輯留下來(retention),會傷害讓維基百科的可持續發展性(sustainability)。不過筆者倒是蠻支持這樣的目標,畢竟願意編寫長期編輯的人,的確會具備一些共同的「阿宅反抗軍」特色,如果這樣的特色讓維基百科只呈現了單一的觀點,比方說電影的條目中只有熱血動漫而不見小資女孩電影。不也會讓維基百科的發展走偏嗎?

維基媒體基金會專員LiAnna為上半場討論作小結與回饋

案例分享(一)納米比亞理工大學的媒體識讀課程

接下來,分享兩個在會中聽到的實際案例。Rod分享完後,在非洲教書的德國維基人Peter Gallert也分享他在納米比亞理工大學使用維基百科作為作業的經驗。他已經在納米比亞理工大學將維基百科當做資訊能力(Information Competency)課程的作業之一。在納米比亞只有兩所大學,一所是比較學術性的大學,另外就是這一所理工大學。而Peter在娶了納米比亞人做老婆以後,就在那邊定下來工作(題外話:後來跟他中午吃飯,他一直讚嘆納米比亞的女人真的是全世界最正的XD)。

納米比亞的普遍學力,我覺得感覺像半個世紀之前的台灣。資訊能力這樣的課程,需要從很基本的東西開始教起,因為在學校裡可能有百分之一的人有聽過百科全書,而就算聽過百科全書的,也會覺得維基百科不是百科全書,「這個網站不像紙本的百科全書,每個條目有依照字母排列。」學生們也有這麼回答的。因此,一學期的課程中,會有許多時間是在介紹基本的上網工具、電腦設備使用,以及到參考書、資料庫是什麼等基本概念。

儘管學生們的基本學力並不齊,但Peter也依照學生的能力設下的相對應的可能目標,這是我蠻驚艷的地方。這堂課只有個人作業,學生能夠在維基百科任一個條目裡頭貢獻一句話,只要這句話是自己寫出來的沒有抄襲,且具備完整的維基內部連結以及可信的參考來源,那就及格了。如果學生貢獻的條目有進入維基百科的首頁「你知道嗎」的欄位,那就有滿分的資格。

聽起來是蠻可行而具體的課程,不過在這裡分享並不是直銷宣傳,只講推動的成功之處聽來也假假的。Peter在分享中,也提到了許多在學校推動教育專案未來改進之處。第一,是助教難以融入維基百科的線上社群,因為課堂助教是跟學校簽約的工讀生,所以教學熱誠並不高,當Peter想要替助教舉辦維基百科的教學工作坊,「助教們會揮揮手上的契約,跟我說『我跟學校簽的條件沒有要我參加工作坊』」以致於助教們並不理解基本的維基百科運作方式,另外今年他的課程修的人太多,人數約有九百多人,他一個人很難照顧到所有學生。

案例分享(二)捷克分會的推廣經驗

現場我們也拿到了一份講義,節錄自今年六月捷克維基媒體分會給維基媒體基金會部落格的供稿。這份講義提供了六點推廣教育專案時的技巧。這些技巧(或者可說是七點提醒)在我們推廣各種維基媒體的專案時,其實頗適合借鏡--

一、採務實態度穩紮穩打:
當一個看來不錯的專案開始之時,可能會遇到很多人來找你,跟你說「你很適合再加上...」,但如果你就隨之起舞,那最後就是什麼都做不好,所以在建立教育推廣專案之初,就要想定義清楚你的目標,選擇自己有能力處理的範圍,並且精緻、小而美的處理。從幾個學生開始、而不是幾所大學;如果你剛畢業,剛推廣時始可以找自己過去念書時欣賞的教授,第一學期先跟他們合作,一堂課幾十個學生開始,累積經驗、等到prototyping差不多了,再往更多學校或教授推廣。

二、學會怎麼教別人編輯:
數理天才不一定就是好的數理老師,在維基百科優秀的編輯也不一定就是很好的老師。一開始教課時,可能會想要把所有關於維基百科的社群規範教給學生,但給的資訊量太多,可能反而讓學生覺得爆炸無法負荷而受挫。

三、像維基社群說明進展:
別讓其他人覺得你在搞小圈圈,經常跟維基人們分享專案的新進展。醜話說在前,當你與社群參與者分享時,大概會遇到兩種人--一是保守派,他們會挑剔你的想法、不認同你的所作所為,這種人佔了社群中大多數;另外一種,則是相對稀有的主動者,他們會反求諸己,跟你問一聲「我能做什麼?」這樣主動協助的志工,對於專案的成功非常重要。事先通知也可以避免維基管理員對你反感,覺得你在增加維基百科的負擔。像是學期初要為學生開設個別的帳號時,也要先跟百科的社群通知,以免被誤認為同一個IP太多帳號是誰在設傀儡。

四、找專人不如齊分工:
與其尋找單一的專案經理,不如創造讓志工們能找到各種的幫忙機會的平台。像是捷克語維基百科這樣的小社群中,大家幾乎都是在空閒時間進行維基的編寫,所以要像一家公司一樣的在維基百科找到一個能夠願意全心全意推動計畫的專人,根本是天方夜譚。然而因為大家都是因為興趣而來,所以如果把要做的事情拆成很多樣,每個人分攤自己較有興趣的,那比較容易把事情做完。與其用垂直的階層管理,在維基百科中,水平的合作模式比較容易成功。

五、不要耍官僚主義:
所有關於教育專案的資料盡量集中放在同一個地方,讓這個網站看來盡量精簡,並且要分流,讓老師、學生、維基社群、以及記者媒體都能夠很快的找到他們所需的資料。當學校願意與維基合作的老師希望能請分會人員協助開課教授維基百科時,也不要讓老師填寫繁複的問卷或表格,只要知道學生數、課程名稱、還有要寫哪些領域的條目就可以了。

六、宣傳你的專案成果:
要花一些力氣把與學校的合作讓大眾知道。記者每天都在用維基百科,所以他們也會很期待在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參考來源網站中,有什麼新鮮有趣的事情正在發生。而當專案被教育相關的媒體報導出來後,也會吸引更多志同道合的老師們詢問、參與。

我的博客今天6364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06.29,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06.29,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一爿博客新开张》。
  • 2006.06.29,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5,119次访问。

这些年,新浪博客伴我点点滴滴谱写生活!


 

請堅決反對台灣版的SOPA+

06:41, Saturday, 25 2013 May UTC

SOPA是個縮寫,全名《禁止網路盜版法案》(Stop Online Piracy Act)。這個法案在2011年時曾在美國國會中被提出,2012年的1月18日,在維基媒體基金會的決議之下,英文版的維基百科下架一日,作為反對該法案的抗議行動。

英語維基百科下架時的抗議畫面。本圖片依CC-By-SA授權方式使用,取自Wiki Commons

在包括Google、Flickr等網站都加入抗議行列的情況下,2012年1月21日,提案的美國眾議員 Lamar Smith 宣佈撤回。不過在一年半之後,2013年的5月,台灣的行政院智慧財產局卻在利益團體的提案之下,意圖讓這個法案在台灣施行,而且,還更變本加厲。

變本加厲的SOPA+


SOPA中有一個規定就是,美國司法部可以向法院申請多種禁令,其中一種為要求網際網路服務供應商拒絕用戶訪問涉嫌散佈非法版權物的網站,如此一來就可以更方便地針對非美國本土管轄範圍的侵權網站做管制。那麼我們來看一下台灣版的法案是什麼?根據智財局的說法:「針對伺服器設置於境外之網站,如屬專門從事網路侵權行為、或其上之內容有重大明顯侵害著作權,嚴重影響相關產業發展者,智慧局得採取快速處斷措施,令網路服務提供者(ISP)予以封鎖,使國人無法連結至該等侵權網站。」

在「針對境外網站」、「要求ISP封鎖」兩部分,台版與美版如出一轍;然而在美國版的SOPA中,美國司法部好歹是要向法院申請禁令的,也就是侵權與否仍由司法機關認定。而台灣的智財局卻更大膽地以行政權自為之,美其名曰:「由行政機關核發命令,令ISP執行封鎖之機制,相較於司法途徑,具有省時、節費之優點。」美國人想不到這省時節費的優點,台灣政府不愧cost down的本色,連行政權侵犯司法權都不必顧慮了!

新法案賦予政府任意河蟹的權力。本圖片依CC-By-SA授權方式使用,原作者為Ishikawa Ken

可是,著作權……

也許有人覺得為了保護著作權,這些防治工作是必要之惡,沒什麼大不了,這樣的觀念是有問題的。首先,何謂「專門從事網路侵權行為、或其上之內容有重大明顯侵害著作權,嚴重影響相關產業發展者」,在認定標準上是十分模糊的,許多被指控用來散佈侵權檔案的網站,實際上只是一個中立的平臺,無論合不合法的檔案都可以靠它散播,直接針對網站的阻斷,絕對是過當的方式。更何況所謂「冤有頭、債有主」,即使是平臺本身有意在做侵權動作,應該要做的是抄掉平臺業者的伺服器,而不是阻斷使用者的網路。

這兩種作法的差別在於:抄伺服器是業者無法再散佈內容、同時法院只取得違法者本身的營業資訊;阻斷連線則侵權者仍可繼續利用各種技術散佈檔案,而同時,使用者這端會被政府機關竊聽連線封包。(關於此方面的技術問題,可以參考PTT鄉民的淺易說明。)

再更進一步說,著作權本身過度的擴張,也是會阻斷人類知識的散佈與文化的累積,對於創意產業的發展未必是好事。開放授權行之有年,越來越多創作者反省著作權到底真的保護了創作者的利益,還是只維護了財團的利益。為了一個尚有爭議的問題,就明目張膽地要求讓行政權便宜行事,絕對超出了比例原則。

所以我們該怎麼做?


沒有第二句話,STOP SOPA(+)。本圖片依CC-By-SA授權方式使用,取自Wiki Commons

反對這種荒謬的法案,是我們唯一能做的。在臉書上已經有串聯活動,也有懶人包對法案進行完整說明並提供行動建議。另外,如果你依然覺得SOPA不會影響「好」網站,只會封住「盜版的壞人」,建議你讀一下維基媒體基金會對這個法案如何影響維基百科的FAQ說明

由於中文維基百科同時給兩岸三地與所有華人使用,我們不確定台灣維基人能否也發動維基百科下架一日的抗議行動。在正式的對抗行動策略出爐之前,做為台北社群的主持者,我在此先呼籲:
1.上網搜尋對這個法案的說明,並向你認識的每個朋友介紹這個法案的嚴重性。
2.向你的民代表示關切,要求他們反對這樣的惡法通過。
3.持續關注此事,隨時做好抗爭串聯行動的準備。

各國政府資料入口網站及授權方式清單

17:14, Wednesday, 01 2013 May UTC

各位關注台灣Open Data狀況的人,一定知道目前國內有台北市政府公開資料平台。那麼國外的情形如何呢?本文將為大家解答這個疑惑。首先來看看筆者整理的各國中央政府的資料入口網站清單,以及網站資料所採用得授權條款。




目前筆者整理的清單總共有3個國際組織,45個國家或地區,共48個網站。依地理位置區別,歐洲國家最多,共21個網站,再來依序是亞洲、南美、非洲、北美、大洋洲,分別是11、5、4、2、2。

依授權方式分類,大部分國家的採用創用CC,共有12個網站採用CC類授權。6個網站資料授權方式使用符合開放定議的開放授權,像是針對資料庫的ODbl。英國及法國採用其慣用的授權條款-Open Government License、Licence Ouverte/Open Licence。摩爾多瓦不知道為什麼與法國一樣用Licence Ouverte/Open Licence。挪威則是NLOD,初步看來應該是符合開放定議。採用公有領域有美國及荷蘭。美國好理解,美國聯邦政府釋出的資料一直以來就是公有領域了,荷蘭的脈落則不是很清礎。還有不少國家採用自訂的授權方式,得把授權條款讀一遍才知道是不是符合開放定議。也有的網站標示版權所有,或者沒有標明的,毫無疑問一定不符合開放資料所需的開放授權。

授權是很重要的議題,會影響到資料是否能再利用,以及資料使用的範圍。Open Data強調資料的再利用。一般來說資料允許再利用,能夠使用的範圍越大,那麼產生的影響力也就越大了。市膾點來說,就是「加值」應用得到的價值也越大:政府能夠讓人民一起參與運作,公司發展新的商業模式賺錢,民眾覺得生活便利。臺灣提開放資料的「加值」應用,往往會將開放資料與App一起談,但其實這只是其中一項應用,過度強調反而窄化各種發展的可能性。下個月青平台舉辦的Open Data講座,我們將會請來法律專家為大家說明授權議題,敬請期待。

資料來源

https://opendata.socrata.com/dataset/Open-Data-Sites-Around-the-World/94yk-sv28


http://datos.fundacionctic.org/sandbox/catalog/faceted/
台北市政府的公開資料平台也有列在上面

如何收集門牌資訊示範-我的門牌探險記

16:57, Wednesday, 01 2013 May UTC

本篇原刊載在 opendata.tw 網站上

熱門的 OSM 社群活動

這一年 2012 的前半段 OpenStreetMap 很風光,FoursquarePostcrossingBikemap,甚至是 Apple,原先使用 Google Map,紛紛轉成使用 OpenStreetmap 的圖資。而在臺灣雖然 OSM 圖資仍不豐富,但社群成員也舉辦多次聚會,像是年初在咖啡店聚會,談 OSM 的議題,以及去暖暖畫地圖。再過幾天的 10/13 ,臺灣 OSM 社群將會去基隆獅球嶺畫地圖。今年年底臺灣 OpenStreetMap 社群也將舉辦大型 Conference。對於臺灣的 OpenStreetMap 社群,2012年 可真是熱鬧。如果這週六有空的朋友,又對 OpenStreetMap 感興趣的朋友,就來去基隆參加聚會吧!

圖資競賽

為了搭配年底會議而舉辦的記錄門牌競賽,也在十月一日開跑。競賽時間到會議前截止,參賽者比新增到 OpenStreetMap 網站的 address tag 數量。筆者早在比賽開始就照著比賽規則提供的範例,先把我熟悉的臺北公館一帶開始,一來門牌數量少,另一方面各建物相對位置也熟,標記門牌號碼也快。很快的我將新生南路口到基隆路口間的羅斯福路的門牌探查好。原來 Interpolation 語法是這麼用的!門牌競賽我來了!

我的門牌探險記

筆者響應此次比賽,不只在開賽前就開始熟悉畫法,還開始在大街小巷閒晃。某天晚上要去聚會,也利用聚會前一小時的空檔,在聚會地點附近的大街小巷走跳。不過為了衝 address tag 數量,我先用了比較偷懶的方式做。我跑去拍下大馬路上路名牌,只要你去的大路夠大,通常上頭除了路名外,還會標示兩側的門牌號碼。於是我每到一個路口就開始拍道路路名牌,走過每間屋舍前也看看每間的門牌號碼是否落在路名牌所寫的號碼之間。這樣雖然不能將經過的屋舍大樓,每間的門牌號碼都記錄下來,至少道路的一個區段門牌號碼範圍能夠記下來。

復興北路上的路牌

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新式的路牌會附上經過家戶的門牌號碼。這是為了方便用路人找到欲去的地方,路牌上其實已經有經過路段的門牌資訊。政府手上有這些資訊,而且標示在比較大路的路名牌上。實際勘查其實是很累的一件事,為何我還要實地探察,重覆建置呢?
復興北路上路中間的路牌




有列方位的路牌,敦化北路南京東路口


政府資料與開放使用

政府已經有這方面資訊,為了收稅,地籍資料也都很詳盡,只是往往要付出一筆規費,以及使用限制繁多。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負擔申請地籍資料的規畫,或者有能力找到。近幾年來政府不是一直說要發展新產業,吸納產業外移留下來的空洞。邁向數位化時代有新的作法,何不公佈這些資訊,盡可能減低使用限制,甚至允許商業使用。取得成本變低的刺激下,大家會竭盡腦汁,想出並且做出各種不同的應用。這其中也會有人能夠找到能養飽自己的模式,不就增加了工作機會?

下週六(10/20),我們 OpenData.tw 將請來研究 Open Data 的法律專家,說明資料的法律保護,會對資料的應用帶來甚麼影響。

回到勘查門牌號碼這件事。回到家整理照片昏頭了,搞不清楚路牌是哪個交叉路口,好不容易搞清楚是哪個交叉路口後。下次作類似事情還是準備紙本畫街道簡圖,回去看比較容易整理。

4月16日,PTT的wikipedia板收到一篇轉錄自八卦板的文章,說台北市議員應曉薇在其臉書粉絲團「應曉薇祝您幸福」上發表了一則訊息(註:2013/4/20中午時,應曉薇於原訊息中表示「因我的求救已成功,此po文會刪除,免於有些人沒耐性看每則留言,誤會了我的本意。」因此連結可能隨後失效。),指稱維基百科「做(作)弊」,不斷於她的條目上,刪除她揭弊等正面新聞。在大致檢視過維基百科上「應曉薇」條目的編輯歷史後,志工們也一一解釋被刪除的理由。然而應議員仍不斷暗示維基志工有偏坦、惡意塑造其負面形象、拒絕平衡報導等情況。身在政治圈,確實處處可能樹敵,對於應議員如此歇斯底里的指控,相信來自於她現實的壓力。我們可以體諒,但仍必須澄清事實,不容多數編輯們的善意,被如此抹殺。因此,這篇文章是平心靜氣地給應曉薇的一堂維基課,也是給所有誤解者的一堂課。


誰在編輯維基百科?

應議員的第一個誤會,來自於沒有弄清楚誰在編輯維基百科,所以將條目不公的怨氣,全然往所有維基人身上灑。事實上維基百科的編者,絕對是這個世界上最鬆散的組織。以2012年7月的統計數據而論:至少編輯1次條目的維基百科人有132,005名,但編輯到10次的只剩28,855名,100次的剩6,038名。


圖:編者編輯次數統計,取自「維基百科:統計」頁面

換言之,大部分的編者都是來來去去,可能一時興起留下了內容,未必長期在此耕耘。而即使是長期耕耘者,彼此之間也未必能成為一個組織。以上述的6,000多名編輯次數破百的用戶言,在台灣貢獻37.0%的編輯次數的情況下,約有2,200多名編者才對。然而台灣地區的社群聚會,向來沒有超過百人出席的情況,而且來者仍以新手、讀者居多,廣大的編輯之間互相不認識的情況相當普遍。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編輯之間的聯絡極為鬆散的情況下,維基百科不可能出現一個單一的立場或目的。大多數的編輯者都願意遵守維基百科在中立立場上的指導,但是我們不能保證所有人都如此。

以應曉薇的條目而言,第一個版本建立者甚至沒有維基帳號,而且其編輯紀錄顯示在2011年12月25日後再也沒有其他編輯。這樣的編輯動作,維基是不可能、也不願意去預防的。因為維基的精神就是在「人人可以自由編輯」,當然,不符合規定的編輯會被刪除或者逐步修正,但不可能事先做審核。

這也可以回答應議員留言中支持者的質疑,他問「不知wiki遴選義工的標準為何?」,實際上是「沒有遴選,何來標準?」維基的義工與議員服務處的志工完全不同,後者需要面試、經過受訓才上路,所以志工犯了過錯可能上頭老闆會負上連帶責任;而維基義工比較近似應議員的中正、萬華區的選民,在國家保障居住遷徒自由的情況下,任何人都可以隨時把戶籍跟住處遷入或遷出這兩個區域。如果把中正、萬華區出現任何違法行為,說成應議員專挑罪犯當選民,肯定是荒天下之大謬。我們可以體諒大多數人對維基百科的機制不若國家選舉制度熟悉,謹建議往後在不理解前應該先試圖了解實情,而非自行做出負面推論。

為什麼這麼爛的條目沒人管?

理論上,先天開始不平衡應該可以靠後續的修改來補救,這是維基百科成功的要訣。然而中文維基百科的條目在本篇文章撰寫的當下,已經逼近70萬大關,而一個月內曾經有「一次動作」的活躍用戶則為7,600多名。如果工作平均分下去,每個活躍用戶得負責超過90個條目的內容平衡,這就算是全職領酬的職員恐怕都負擔不起,更遑論維基志工只是一群利用業餘時間無酬工作的人。


圖:中文維基百科條目數量與活躍編者數量,同樣取自「維基百科:統計」頁面

應議員以質詢的口吻對二奶事件質疑「我勝訴了,對方易科罰錢了,維基編輯了嗎?」的確沒有編輯,但沒有編輯的責任對大多數的志工來說都難以承擔,因為我們可能根本不曉得這個條目長什麼樣子,就算知道了也根本不曉得這個新聞有後續消息。而更非戰之罪的一點是,應議員提供了可以引以為據的中央社報導,內文寫得不清不楚,在討論頁上一名沒有看過應議員臉書的維基志工,甚至無法把該新聞與「二奶事件」聯想在一起。

這麼一個鬆散的團隊,的確沒有人能夠確保所有的條目可以被妥善地檢查、更正。所以我們才需要擴大社群,要更多雙眼睛來一同檢視。應議員當然可以對條目本身的不足提出意見與文獻,受到觀注後必會有熱心者協助改善且持續維護條目後續的發展。然而包裹式地認定所有維基編輯皆是針對特定人士予以打壓,這樣的指控其實已與有心譭謗者無異,真是「己所不欲,何施於人?」

必須提醒應議員的是,對於維基志工如此的指控,反而不利於您所追求的平衡報導。從此條目的狀況被台北社群的資深編輯知悉,並開始介入關注之後,可以發現確實有用戶有針對性地進行攻訐。數筆來自於沒有註冊帳號的用戶的編輯中,出現了對應議員關注弊案的行為加入大量質疑與負面評論、試圖對應議員學歷提出無來源的質疑、還有暗示應議員利用人頭涉入工程公司經營等等抹黑指控。而且這些不當內容被移除後,仍有被反覆加入的情況。通常有心造謠抹黑者,動機比起一般維基編輯更為強烈,動作也會更為積極。維基志工在維護工作上要與這樣的人鬥法往往已經心力交瘁,此時還要承受不實指控,心灰意懶而停止維護工作的結果,只是造成條目逐漸被有心人士佔據,劣幣逐良幣的結果而已,相信這也不是應議員所樂見。


澄清的編輯何以被阻止?

在應曉薇無端地公開指責維基志工前,台北維基社群剛舉行完每月一次的寫作聚會。這是一個讓老手指導新手,共同分享編輯心得的場合。一名自稱是應曉薇助理的同學來到現場,談到她的編輯不斷被退回的困擾,而現場一位曾經也有過相同困擾的老成員,熱心地將過去從資深編輯身上學到的處理技巧,一一地傳授給這位助理。

實際上,並非維基惡意要阻止平衡報導,而是其平衡的方式確實有其他的問題。

起初,這位助理的做法是把所有負面內容清空,這當然是不適當的。畢竟這些事情雖然不一定為真,但「曾經產生過爭議」則是一個既成的歷史事實;平衡的方式應該是在後續加入來自應曉薇的澄清,或者其他的後續報導,而非貿然清空,掩蓋了讀者知道事件的機會。

而後,這位助理添加了一些未經改寫、全文copy的文字,由於維基百科必須注重著作權法,對於參考文獻的內容必須消化後改寫,不能全文照錄(少數情況,例如以引號明示該段為行文需要而照錄的除外),這樣的內容被移除,也無可厚非。

這些動作遠比內容上的不平衡容易被發現,所以少數觀注到這些動作的維基人出手制止,但未對內容的不平衡深入了解。這是維基百科很容易產生的問題,畢竟非專業編輯本來就是注意到形式問題的能力較高、看出內容問題的能力較低。解決之道有二:一是讓對內容熟悉、對維基規則不熟悉的朋友逐步學會編輯技巧,直接做出貢獻;二是讓對內容熟悉、對維基規則不熟悉的朋友與資深的編者合作,前者提供文獻來源,後者依文獻進行編輯工作。

第一種作法需要較久的訓練,以寫作聚當天指導應曉薇助理的那位伙伴而言,至少經過三、四個月才逐漸掌握要領。但是這樣的作法比較紮實,學會編輯技巧後可以持續關注其他相關條目的發展,不必再等待維基人的支援。要達到這項目標,應議員的助理必須多來參與幾次聚會,而台北社群早就在第一次接觸時表達了歡迎之意。

第二種作法見效較快,可以馬上大幅改善內容,缺點是後續若資深編輯選擇淡出,可能會讓維護工作停止。如果要選擇這樣的路,雙方必須在愉快的氣氛中才能合作。然而應議員始終不願相信編輯的耐心解釋,一概以自己的猜忌認定為「打筆戰」,無異於自行破壞了合作的氛圍。

別把義工當官員

最後要強調的是,維基社群畢竟不是政治圈,儘管我們會涉入政治議題(例如編輯政治人物、政黨條目,或者與來自中國的編輯討論怎麼樣的用語才能「既不一個中國、也不一中一台」),但我們實在不習慣太多的政治動作以及語彙。動輒搬出「抗議、打壓、民粹、監督」等等詞語砲轟,把未領薪、也難以負責的志工當成官員一樣質詢,並不是一個良好的互動方式。

我們也不需要很「政治式」地要求您一個道歉,畢竟受到抺黑、又身處於鬥爭激烈的政治圈,強烈地自我防衛意識出現,是能夠被體諒的。我們只希望您發揮號召「檢舉志工做弊並抗議」的影響力,重新號召您的支持者們深入了解維基百科真正的運作模式,深入明白每個維基人的人生,也沒有應曉薇議員說得那麼簡單。台北維基社群日前才投入了人力與精神,與萬華區艋舺當地的文史工作者合作,想要協助萬華人建立自己的wiki站,讓應議員的部分選民能以維基的方式,向世界展現出家鄉的美。如果您也願意投入資源,協助我們訓練出在地志工並且引入維基百科的運作之中,相信會有更多的人力可以關心您的條目,將您更多的付出形諸文字,寫進維基百科的資料庫裡。

本文轉貼自台灣創用CC計畫

透過一張照片,你最想向世界介紹台灣那個古蹟?

維基愛古蹟(Wiki Loves Monuments)攝影比賽是目前列入金氏世界記錄全世界最大的攝影賽事,於2010年由荷蘭維基人發起,目的是鼓勵大家拍攝古蹟的照片上傳維基共享資源,供維基百科及其他計畫使用。活動意外獲得廣大回響,後來成為國際性的賽事。去年(2012)已經有全球53個國家共同舉辦。而從2011年開始,比賽規則更區分成地區比賽以及國際比賽兩階段,分別由地區社群及國際社群辦理。

這個活動之所以獲得大家熱情的參與,主要是因為所有參賽者的成果,都會以創用CC授權的方式提供大眾再次利用,同時也會在上傳照片時,替古蹟建立完整的後設資料,借著群眾之力,將文化資產進行系統化的整理。

這樣重大的國際賽事,台灣當然不容缺席。
2013 台灣維基愛古蹟攝影比賽即將進入籌備階段。中華民國維基媒體協會希望4月中前,能夠募集到認同開放著作權、開放資料的理念,並且對於籌備活動有熱情的伙伴們,一起合力舉辦台灣的賽事。活動籌備說明會將會在4/13(六)17:00於台北擇地舉行,有興趣者歡迎先Email至info@wikimedia.tw,簡單地介紹自己並填寫有興趣的組別,更詳細的活動介紹與籌備會訊息將會回覆給你。

歡迎一起加入臺灣地區賽事的籌備團隊,讓台灣開放共享的社群文化,也能向世界發聲,透過臺灣初賽送進國際複賽的優勝作品,讓世界看到台灣的古蹟之美。

徵召組別與工作內容(暫訂)

公關組-拉贊助、媒體聯絡、新聞稿撰寫發布
文書組-會議紀錄、文件翻譯、文件管理
宣傳組-網站製作、社群經營、宣傳品製作
活動組-各項活動籌辦(開幕記者會、全國巡迴活動、評審會議、頒獎典禮)
總務組-財務管理
賽務組-古蹟列表整理、賽事規章解釋、參賽者聯絡窗口、參賽作品整理

延伸閱讀




維基媒體基金會執行長 Sue Gardner 推廣維基愛古蹟


網路媒體Mashable宣傳影片


2012維基年會 GLAM 5「維基愛古蹟」(Wikimania 2012: GLAM V: Wiki Loves Monuments)


塞爾維亞分會的宣傳影片

分享寫作聚之美-2012臺灣維基人秋聚發表會

14:28, Thursday, 20 2012 September UTC
臺北社群的假日寫作聚已經運作一年了。 這次2012年臺灣地區維基人秋聚,上午去指南宮踏青,而下午將會舉辦寫作聚的發表會,呈現過去一年臺北社群經營寫作聚的心路歷程,以及未來展望。



活動內容及報名表

載入中...

公義、公益在維基

07:18, Saturday, 16 2012 June UTC

你對於維基百科有什麼樣的想像?是否認為這個不收費、不營利、開放式的百科全書,會帶給你跟一般商業網站不同的觀感?

在過往的經驗裡,的確我們會發現很多對於維基百科編輯工作躍躍欲試的新朋友,對於這個站台擁有一些特別的想像:有的人覺得維基是可以體現「公義」的場域,而有些人則希望「公益」的事物能夠在維基百科上面被記載,讓更多人能夠知道這件事。這些期待都可以被理解,但是必須要認清的是,維基百科仍然只是一個「百科全書」,而不是公民媒體。

急切地想要利用維基百科來討得「公義」,往往會偏離百科寫作的要旨-中立地記載已有的知識,不偏狹、不自創。因為得不到公義的事件,通常都是一部分的資料或是事實不被官方管道所採納,他們往往必須舉出私下掌握的第一手資料,來對抗官方所採用的資訊;或者,必須針對同一份資料,給出不用於主流或官方意見的解釋。而由於維基百科是不容許採用第一手資料,也不容許沒有文獻記載的詮釋,所以若過於急切地想要把維基打造成公義平台,通常會大失所望。

至於「公益」的事物,若是已經相當有知名度,維基百科自然會記載。例如世界展望會慈濟功德會等等台灣著名的慈善團體,維基百科上都已經擁有自己的條目。會積極想要利用維基百科曝光的,往往都是剛起步的,或者是還不知名的團體或行動。若是缺乏第三方來源的介紹,往往上了百科後也會被以「關注度不足」為由遭到刪除。

這些並不是維基百科人不通情理、無血無淚,即便維基百科在精神上是公益的--因為它分享知識但不取得報償--但這不意味著所有的公眾利益相關的事務它都得參與。這和流浪動物保護團體不會去跨足植物人的募款、殘障聯盟也很難在保護白海豚的運動中使力一樣。

當然,只要能夠符合五大支柱的精神,維基百科人樂於為公義、公益的事物發聲。所以多多去爭取媒體的曝光,或是加把勁將被官方埋沒的資訊或詮釋,找出有專業知識又有正義之心的專家協助出版,在有了可靠來源的情況下,維基百科一樣會為公義/公益而敞開大門的。

從Open Data角度看中央氣象局天氣資訊

07:41, Wednesday, 16 2012 May UTC
本文原為PTT氣象板,2012氣象局參訪徵文比賽文章
http://www.ptt.cc/bbs/TY_Research/M.1336714203.A.53B.html
各位大氣板的板友大家好,我是那天氣象局參訪活動,問答時間第一位問問題的板友。也是Jasy板主推文中提到的低調新板友。

先前在其他場合與Jasy認識,Jasy的指導教授常開口閉口是Open Data,得知我很關注Open Data議題,因此告知我將要參訪氣象局的事情。我將那天特定空下來,並預先做了準備。
由於先前專注在地理資料上,最近迷上在OpenStreetMap畫地圖,對於氣象資料不是很熟,於是我翻譯了OpenSource.com上面的文章Surfing the open data wave,當作我參訪前的功課-乘著 open data 浪頭往前邁進

對於氣象牽涉到的法律,也在G+上詢問GOV News Taiwan粉絲頁。對於氣象法授與氣象局罰亂報氣象的權力,有球員兼裁判的疑慮。

先前OSDC 2012開放源碼研討會,有位程式設計師Zonble的演講與氣象局釋出的資料有關-談手機 Internet Client 開發:我從「台灣天氣」學到的事情。他的演講談論與氣象局打交道的經驗,其中談到「改版不通知,資料怎麼用」,引起台下眾人熱列迴響。另外針對資料API的問題,提到代號重用,高雄14變成新竹市,恆春16變成嘉義市,造成App設計者的困擾。

談手機 Internet Client 開發:我從「台灣天氣」學到的事情 OSDC.TW 2012
http://youtu.be/mEZ_d0iON9c

活動前在Open Data的網路社群也有人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OpenData.tw/posts/282626995156339



什麼是Open Data?

如果對我的發問仍有印象的話,我的問題有提到Open Data這詞。維基百科上是這麼說的:
「開放資料」 (Open data) 指的是將資料開放給任何人自由出版使用,不論是要拿來出版或是做其他的運用,不受著作權、專利權,以及其他管理機制所限制。
Open Data化的資料不會像傳統與廠商談授權的模式,只有少數幾個公司能夠得利,並且對國家稅收的增加助益不大。Neelie Kroes在歐盟的記者會上,由於沒有有效的的方法估計實際帶來的經濟效益,所以她在聲明中稱歐盟的Open Data舉動是新時代的石油開採,潛力無限。
Open Data與單純將資料放到網路上不同,許多政府會把業務相關的資料放上網路上,但這只是將政府資訊公開放出來,依據「政府資訊公開法」的規定釋出。但實務上各機關作法不一,而且與「開放」仍有很大距離。通常公開出來的資訊還是有不少限制,像是只能在網路上看,限制只能學術以及非商業使用,再利用這些資料也需要與原資料所有人調授權。近年Open Data強調的「開放」,並不會限制使用人的資格。這些「限制」,通常是資料的授權造成的。而Open Data的授權,通常採用創用CC授權,美國聯邦政府的資料授權是公眾領域,英國比較特別使用Open Government License。

世界各國Open Data中,與民生最相關的資料就天氣資訊以及交通即時訊息。加上非商業使用,這其實就大大減少會想要「玩」這些資料的人,畢竟人都要吃飯。限制再利用資料的用途,就會只剩下有錢有閒的人能來為這些資料加值,展現自己程式功力有多強。

發言獲得第三代雲寶

我不是大氣相關背景,發言時間卻很意外,竟是第一個發言的。我問了氣象局兩個問題:台北好行要花三百萬改版,那氣象局新的氣象App改版要花多少錢?另外一個問題是有關Open Data,NOAA釋出資料讓不少App開發商有不少玩意能玩,台灣有大氣相關背景的在野人士也不少,App開發者也越來越多,何不將氣象局手中很基本的天氣資料,以Open Data方式釋出。第一個問題辛局長並沒有正面回答,第二問題他則說氣象局做了很多了,NOAA沒花功夫詮釋資料。

NOAA釋出的資料,造就不少新創事業。光用NOAA為關鍵字查Google Play上的App,就有十頁以上,如果每頁顯示十個App,那就是有上百個App依靠NOAA的資料才做得出來。文章最前面文章提到的衝浪網站,也是得利於NOAA釋出的資料。
各位看看自己的智慧型手機,裡面放的天氣Widget,資料來源是那裡來的?不是AccuWeather或者是Weather Channel!反倒是沒看到,標示來自中央氣象局的資料。這兩個網站都是相當大,也是因NOAA將資料釋出,自己再花功夫將資料詮釋後,轉換成人們方便使用的介面呈現出來。

創業風潮盛行,先前任職中研院自由軟體鑄造場擔任電子報主編時,登了不少有關Open Data的文章。後來意外發現某篇Open Data論壇的活動訊息被創業的粉絲團轉去,顯示大家很關心這議題。政府不要只想收規費這種小錢,應該將釋出的資料做到效益最大化,形成產業。人民藉由產業的形成而有就業機會,稅收自然跟著來。反正現在政府對於如何救失業已經沒招了,青年就業惡化,這種情況大概收不了什麼稅。何不將政府手上資料開放釋出,賭一把看能不能形成新產業。
有許多人推崇蔣經國常年推動十大建設,將台灣的基礎建設做好。推動Open Data就像現今資訊化時代的十大建設,寬頻網路算是硬體建設,而自由開放授權的Open Data則是內容。有了開放授權的內容,為新創事業降低成本。看了歐盟、美國和英國推,其中一個想達成的目標是希望扶持新的產業,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第三位發言的人算是我同夥XD,從我的問題延伸出來。由於是程式設計師,關心資料的品質,方便的API會省去不少功夫;格式化的資料讓程式容易處理。NOAA釋出原始資料,那氣象局也應該這樣啊!
From 臺北維基人聯合部落格
https://picasaweb.google.com/lh/photo/tJhxsLIR9T5u5PZAuYUSLiIGWK5uX9I_YJ4kV7C8MIs?feat=directlink
政府很多業務是既定事項,已經編列預算去做了。如果再收規費,等於肥羊再剝一層皮。Open Data對於收費這件事不反對,但價錢不能高到成本價,而可以收資料傳輸所產生的工本費。在網路時代,資料一旦產生,傳輸成本趨近零。

回歸單純參觀者的心情

在問答時間後,我們分成兩組參觀預報中心以及地震中心。這時回歸單純的參觀者身份,看氣象局工作人員平時工作的地方,以及怎麼作業。這部分我想有其他人有更詳盡的描述,我就不多花筆墨來寫了。
From 臺北維基人聯合部落格
https://picasaweb.google.com/lh/photo/5gzpgY0h1WSIwnGEc-LhQCIGWK5uX9I_YJ4kV7C8MIs?feat=directlink
先前是做自由軟體的,所以有留意到NOAA Science On a Sphere用的電腦作業系統是用Ubuntu。中央氣象局在前年(2010)五月裝設,另外科博館也有一台。
From 臺北維基人聯合部落格
https://picasaweb.google.com/lh/photo/25MowQh6-k3F-UcFDLkB5SIGWK5uX9I_YJ4kV7C8MIs?feat=directlink
From 臺北維基人聯合部落格
https://picasaweb.google.com/lh/photo/Pq_ODuiFS9JIDM94P343XyIGWK5uX9I_YJ4kV7C8MIs?feat=directlink
Science On a Sphere竟然有中文版的使用手冊,原先以為會是簡體中文,想不到是繁體中文,不過沒看到翻譯者的訊息。

別人的參訪影片-2010.7.3 中央氣象局開放參觀http://www.youtube.com/watch?v=KSrShS-JVuw
回到家後發現局長竟有維基條目,順手放一張他的照片在上面。由於用手機照的,畫質比較低,所以歡迎用較高解析度照得比較好的照片取代我照的這張。

結語

要求以氣象局的層級把政府資訊釋放出來,有點強人所難。推動Open Data大概得到行政院等級以上才是最洽當的。一月時科技會報也辦了Open Data的會議,可惜官方詮釋Open Data的方式相當奇怪,曲解Open Data的意義。曲解後的「Open Data」也不是不好,而是與國外談的東西不同,國外的活力進不來台灣,台灣自己搞自己的很容易搞死掉。

另外書面提問中提到台北市政府的Data Portal,對於政府來說,願意提供一個統一的資料入口網站,並且免費提供,算是一大步,但仍在授權方面有得討論

面對變遷的社會,出現十年前想也想不到的職業,官府反應不過來也是正常的。而官僚體制的僵化也是為了維繫政府運作而不得不的特點。期待越來越多人關注政府運作,並且對於政府能夠有更好的地方一直不斷的督促。謝謝氣象局願意舉辦參訪活動,也再次感謝Jasy的安排,讓我有這機會參與。

Older blog entries